第六十六章 入狱

喵喵cat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王爷,你就从了我吧最新章节!

    纱幔浮动的紫檀龙榻上,女子的身上尽是虚汗,一张脸白得如瓷。

    司徒莫离就守在女子的身畔,男子的手中握着一方湿帕,轻轻擦拭着女子的容颜,从眼角一直到嘴角,眉眼温柔。

    “孩子怎么样了?”尉迟颜微微张着樱唇,艰涩地呼吸着,吃力至极。

    是她大意了,居然没有意识到这个生命的存在,昨夜生死边缘,她脑中所想,全是保住这个孩子,在那一刻,所有的爱恨情仇皆是烟拢尘沙罢了。

    “若是孩子没了,你当如何?”男人却是住了手:“若是本王出事,你又当如何?”

    男人眉眼痴痴地望着女子,女子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可是在这一刻,他却觉得她这般的缥缈,如那一轮皎皎,即便他穷尽所有,都换不得一次温柔。

    女子侧了脸,有些倦倦地阖了眼,似是累极。

    疾风骤雨,他在雨中求了帝王一夜,被帝王痛叱,还被禁足王府半年,他不知,自己所做的,究竟是不是值得。

    *

    华清池池水氤氲,浮萍满地,碧绿明净。

    呜咽的萧声里,那人白袍飞扬,风姿隽爽,仿若羽化登仙。

    不知不觉已经入夏,他平日所为,也不过就是修身养性。

    “王爷,大理寺卿率御林军来逮人了。”跪在男人身前的是云卿月,女子娇艳的脸上,是一片惊惶,此时早就已经花容失色。

    靖安王完了,此时是彻底的完了。

    她是这个男人的妃,她伴在这个男人的左右两年,渐渐地孺慕出一种情愫,她爱这个风华绝代的男人,早就远胜了对司徒惊鸿的痴迷。

    在司徒莫离最风光的时候,她嫁他为妻,在他身陷囹圄的时候,她依旧选择对他不离不弃。

    “王爷,我去求姑姑,去求爹爹,去求大哥,他们一定会保住你的。”

    只要这个男人还有命在,即使只是一个闲王,她也甘心与他终老。

    “哦,是吗?”男人收了玉萧,遥望着拱门处的女子。

    拱门下的的白色玉簪精细小巧,浑身通透,而紫藤满溢着石拱,疏影游廊,身后是大好风光。

    青瓦白墙,独有韵味,女子便那般与他遥遥相望着,身姿轻盈。

    腹部的隆起已经很明显,他与她多日不见,似乎又丰腴了不少。

    女子蹙着眉,看他的视线,透着一种陌生的审夺。

    她终于成功了,自己身败名裂,坠入尘埃,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的希冀,如今她心想事成,还有什么值得她忧虑的?

    这就是他护在心尖上的女子,有足够的手腕,有足够的聪慧,只是她锋芒所指,却是自己,司徒莫离不知,自己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

    多年的经营,全败在这个女子的身上。

    “尉迟颜,你这个贱人!”云卿月跪于地上,长裙曳地,好似玉兰盛开,她扭头维持样仰望着,眼中是泪光交织的恨意:“尉迟颜,你根本就没有心!”

    尉迟颜沉默以对,只双手不由地握紧,腹部的地方,好似有生命一阵阵地踢动着,微微地绞痛,她的神色带着些微的苍白。

    女子的身后,已经涌出了成群的御林军,盔甲配剑摩擦的声响擦过她的身畔,她低着头,好似恍然未闻。

    大理寺卿走在最前面,青年意气风发,风卷衣袖,手中金灿灿的圣旨,是金丝刺绣,暗龙张扬。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靖安王司徒莫离偷藏龙袍,欲做忤逆谋反的勾当,由大理寺卿验查,确有其事,将司徒莫离逮捕入狱,择日处置,靖安王府所有人全部收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司徒莫离却是清浅地笑了:“大人心里应该很清楚不是吗?”

    这一切,都是司徒惊鸿的布局,尉迟颜不过就是一颗棋子,安插在自己的身边,作为内应,而大理寺卿本就是太子一派。

    “只是祸不及妻儿,还望大人不要刁难本王的王妃。”

    “不知靖安王所说的王妃是正妃还是侧妃,若是侧妃的话,自当无碍,若不是你的侧妃在我们的笔录中亲自作证,我们也不能这么快结案。”

    青年的眼中是赤裸裸的嘲弄,这个男人已经众叛亲离,众矢之的。

    “尉迟颜,你早在半年之前就该死了。”云卿月忽然咯咯地笑起来,女子穿着一件单薄的月衫,此时发髻凌乱,面上是抹憔悴色,泪痕斑斑,丹蔻艳艳,她霎时就往尉迟颜的方向冲去。

    只可惜,她的动作被司徒莫离洞悉,男人风驰电掣,已经拦在了云卿月的面前,女子的指甲深深地划过男人的侧脸,留下几道刿心鉥目的血痕。

    云卿月一愣,明显有些不敢置信:“王爷,到了如今的地步,你竟还要护着这个女人吗?”

    女子冷颤着贝齿,瞪着一双美目,由最初的震惊,慢慢地化作心寒。

    她全心对待的男人,却从不将她放在心上,司徒惊鸿是这样,司徒莫离也是如此。

    若说是容貌,她自认是京中的翘楚,若说是琴棋书画,她亦数一数二。

    她不懂,为什么孤身的一直都是自己。

    这个尉迟颜有什么好?为了这个女人和她肚里的孩子,司徒莫离被帝王冷淡厌恶;为了这个女人,司徒莫离已经半年没有碰过自己。

    为什么,上天如此的不公?她不甘心,不甘心~

    云卿月一步步地后退着,不住地摇着头,只觉得,胸闷窒息、天旋地转,眼前骤然一黑,便昏倒在了地上。

    两三个御林军已经将司徒莫离包围,刀剑无眼,利刃擦过,断了几缕青丝。

    脖颈上的凉意清晰,一直蔓延到心底。

    “放了我家主子,不然,我就要了这大理寺卿的性命!”小八如鬼魅般出现,在无声无息中,已经绑了那个青年,将其双手负于身后,一只手环过青年的脖颈,只要微微用力,就会一命呜呼。

    “靖安王难不成真的要谋反?嗯~”安危被左右,大理寺卿却还是能岳镇渊渟,也是好本事。

    “小八,放了他。”以自己的本事,又有小八相助,他肯定,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只是若是当真逃了,他的罪状便确凿,到时就全然没了翻身的余地。

    “本王不会反抗,自会与你一同去大理寺。”

    “主子!”小八还有些固执着,两边的人虎视眈眈,渐渐地,终是松了对青年的钳制,任由御林军将自己扣押了起来。

    小八的余光扫过那个清绝的女子,瞳中染上一层浓重。

    *

    冬雪将整个府邸都淹没,腊梅在冷风中瑟瑟,自有冷香飘摇。

    一轮上弦月伴着无数莹星烁烁,一抬头,竟有一阵流星雨划过,直直落向地平线。

    雪地上留有一对脚印,深深浅浅,茫茫的雪花成了一道天然屏障,一里之外便模糊不清。

    晶莹的雪花,细如飘絮,轻如飘絮,美如梨花。

    女子孤身一人站在雪地中,穿了一件雪色狐裘,披一件紫色斗篷,将整个身形都罩得严严实实,女子的手中抱了一个暖炉,面上是一派的冷寂。

    又是一年,只是今日的靖安王府,早便不是往日的富丽堂皇,人烟稀疏,许多处也已经荒芜,枕畔清冷,深夜,她总是会半夜转醒,望着黑魆魆的屋子,难掩空虚。

    这半年,她甚少梦见全寨惨死的模样,更多的时候,会忆起司徒莫离的模样。

    记得他濯黑的眼眸,记得他被自己一剑穿心的受伤,记得他夜夜的陪伴。

    腹中的骨肉极不安分,怀着的时候,她经常呕吐,只觉得什么东西都是恶心的,她胃口不好的时候,是这个男人将自己圈在怀中,她坐在他的膝上,他小心翼翼地喂着自己,一口一口,极为用心。

    浑身酸痛,她夜中难眠,男人重金去寻养胎的檀香,她知,灯深露重,男人就守在房外。

    她明明这样的排斥他,可是仅仅半年,他一点一滴地侵蚀着自己的生活,逐步地瓦解着自己的心房。

    “为什么不去屋里待着?”男人的声音清朗,一道挺拔的身姿,立于女子的身侧。

    没有打伞,积雪已经落满了司徒惊鸿的肩头,身着一件墨色大氅,身姿颀长,别有气魄。

    他此次是偷偷来看她,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身边没有人照料,他又如何放心?

    “不知太子光临,有何贵干?”尉迟颜的语气却是最平淡无奇,甚至还带着一丝的冰冷。

    这个男人同样是她不齿的,最是无情帝王家,自己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个工具。

    他如今重新掌权,以他太子的身份,她高攀不起,不愿意与他扯上任何的关系。

    她如今所奢望的,不过是将孩子生下来,有朝一日,能寻着机会去大漠,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

    “你对司徒莫离,依旧是旧情难忘吗?”

    男人倾身,将女子困在腊梅树前,男人的语气霸道,他的不悦,能清晰地感知到。

    半年了,他也经常暗中观察着她,她几乎不笑,很多时候,还会对着一室的空幽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