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血雨腥风

喵喵cat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王爷,你就从了我吧最新章节!

    木剑相互碰撞着,剑刃相抵,俩人挨得极近,皆是双手握剑,咬牙对视。

    另一边,云锦提剑,眸中闪过一抹算计,动如疾风,剑气已经掀起一股气流,直直往阿简的背后袭去。

    阿简余光一瞥,心弦一颤,一个旋身,与司徒瑞错身而过,大汗淋漓地跪地。

    身后,刺刀见血,云锦的匕首深深扎入司徒瑞的右臂,钻心的疼痛将司徒瑞淹没。

    那处地方,伤口入骨,若是再往深处去,他的这只右臂,怕是要没了。

    叮~

    云锦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偷袭时简不成,反倒误伤了瑞王。

    他饶是再胆大妄为,此时也不由怛然失色,若是司徒瑞有个三长两短,他赔上性命尚且不能赎罪,怕是连整个家族都要牵累。

    手心淌汗,脚掌头皮发麻,云锦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眸光往四下扫去,周遭都无人。

    他心念急转,低眉,眸中阴鸷骇人。

    既然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司徒瑞,再嫁祸给时简。

    犯了这罪责,即便是帝王,也是保不住时简的。

    秋意萧瑟,云锦负身而站,勾着嘴角,笑得诡异,在瞬间就绕到了司徒瑞的身后,一手圈上他的脖颈,用力一勾,便听得啪搭一声,是骨骼断裂的声响,在一派寂静中格外瘆人。

    “你,放开他!”

    “呵,就凭你!真是不自量力!”

    时简起身护欲护司徒瑞,云锦挥袖,带着深厚的内力,深深将时间打得飞了出去,后脑重重地撞到墙壁,一时间,头破血流。

    云锦松了手,司徒瑞便如破布般倒在了地上,半睁着眸子,蝶翼轻颤,呼吸渐渐微弱下去。

    有汗水浸润过他的眼角,苦涩。

    司徒瑞不明白,云锦怎么骤然就起了杀心。

    但见着云锦步步往时简的方向而去,他虽着急,却无能为力。

    他想呼救,只是喉间火烧火燎,意识一点点抽离,默然歪头,已经闭上了眼。

    “臭小子,自打第一面,我便觉得你不顺眼,今日,你怕是必死无疑了。”

    葳蕤的枝叶,阳光锈迹斑斑打在云锦的背上,他踢脚,已经踏上了阿简的面部,狠狠地踩了上去,使劲践踏着。

    时简的鼻梁骨霎时就断裂,有冉冉的鲜血淌出。

    除了一股子的血腥味,还能清晰地嗅到空气中的尘埃味,刺鼻。

    时简团着身子,有些颤抖,双拳握起,骨骼摩擦,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他不知,这个云锦只是一个孩子,为何会有这样狠毒的心肠。

    晨间的时候,他不过是让云锦丢了面子,奈何对方的心胸这般狭窄,竟是分毫也容不下他。

    “若是你现在服软叫声大爷,我或许能让你在死前少受些苦。”

    “呵~你怕是在做梦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没想到你还这么嘴硬。”

    云锦恼羞成怒,又是一脚踹到了时简的肚腹上。

    噗得一声,是时简猛吐出了一口血。

    身上,每一寸的筋骨都好似支离破碎,眼前已经血泪模糊。

    论年龄,论武功,他时简都不是云锦的对手,满满的无力感将他包围。

    而下一刻,云锦竟是横着匕首在自己的胸前划了几道深深的伤口,又是一掌劈到了自己的天灵盖,只见得他缓缓地跌坐到了地上。

    “你,竟然能自残如此?!”

    这个云锦可谓是变态至极了。

    时简扶着墙壁缓缓地站起了身子,恰在此时,是夫子领着天山雪而来,场中的狼藉一览无余。

    “瑞儿!”触目惊心的是小人颓然倒地的模样,小小的身子了无生气地趴在地上,天山雪只觉得心中抽痛异常。

    她不安了一整天,没曾想……

    天山雪飞速地跑到司徒瑞的身边,将他抱在了自己的怀中,司徒瑞一脸的苍白,肌肤几乎通明,右臂的伤口更加怵目惊心,他便在自己的怀中,渐渐冷却了下来。

    手指探到孩子的鼻端,已经没了一点的气息流动。

    司徒瑞,死了,他不过才三岁,正是童真可爱的年纪,却偏偏!……

    今早的时候,他一口娘亲娘亲地唤着她,傍晚的时候,却成了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

    想起他平日的乖巧,想起他至纯的笑容,她便觉得心口处被人深深剖出几个血窟窿。

    “啊!……”

    天山雪不知,在这个时候,她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只是恨恨地往时简的方向看去,一双眸中,是无数的血丝纠缠。

    “是你,是你!”女子癫狂地下了起来,哪里还有一丝端庄的模样。

    她抱着司徒瑞的尸身,站在时简的面前,她冷着一张脸,几乎是扭曲的。

    而她伸出自己尖利的指甲,便在孩子的脸上划出五道血痕:“你!该死!哈哈哈……”

    “不是我做的,不是阿简做的!”

    男孩抬眸,咬着下唇,莫大的屈辱压抑着,他体无完肤,紧咬着下唇,却是最坚毅的模样。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信口雌黄!今日,我就要你为我的瑞儿陪葬!”

    一根木桩上,时简被粗麻绳捆绑。

    用木柴堆出的刑台下,聚拢了不少的太监宫女。

    天山雪眼神怨愤,像猝了毒的利箭狠狠向男孩扫去。

    时简方才受了宫人的一顿杖刑,此时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时简的长睫颤了颤,火光将他的脸映得红润了些。

    脚下的柴堆被点燃,噼噼啪啪地跳掉着火星。

    像置身于烤架之上,极高的温度是非人的折磨。

    一桶油泼到了柴堆上,熊熊的烈火更是冲天而起,带着天山雪满腔的怨愤。

    只是,下一刻,一双冰凉的手,却扼住了女子的咽喉。像是致命的毒蛇,一寸寸收紧,绞杀猎物。

    “是谁许你在宫中动用私刑?!”司徒莫离赶来,不由分说就要对天山雪动手,而小八听着司徒莫离的吩咐,已经将时简从刑台上救了下来。

    “哈哈哈……莫离,瑞儿死了,瑞儿死了,我们的孩子死了!”天山雪已经魔怔,从司徒瑞身死的那一刻起,她的天地就在刹那间崩塌。

    她等的是这个男人的安抚,是这个男人的拥抱,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为着一个野孩子与自己动手。

    在司徒莫离的眼中,她和她的瑞儿究竟算什么?

    呵呵呵呵……

    天山雪的一番话激起了司徒莫离的惊涛骇浪,没曾想,女子竟然会将这层窗户纸捅破。

    她是真的疯了,疯了!

    司徒瑞确实是他和天山雪的儿子,在宫廷中是乱伦的存在,他对于这件事是追悔的,对司徒瑞的感情也是复杂的。

    一方面,这个孩子是一个不耻的存在,他厌恶着他;可一方面,他又是愧疚的,他给不了这个孩子该得到的承认。

    “太后已经失心疯了,来人,将她给朕带下去!”帝王呵斥着,一张脸青黑,怒不可遏。

    “司徒莫离我告诉你,我已经破罐子破摔了,瑞儿死了,我亦不想独活,黄泉路上寂寞,我要下去陪他,而你司徒莫离,也该如此!”

    女子笑着,却是世间最凄凉的表情。

    寒风将女子披散的长发吹得猎猎作响,千丝万缕,纠纠缠缠,她的嘴角还含了几根青丝。她嘴角的鲜血肆意流淌,鲜艳、灼灼其华,连带着将女子的瞳孔也染红了几分。

    这一刻的天山雪和平时温和端庄的模样是截然不同的,如今,她的容貌中夹杂了一份动人心魄的魅惑,全身散发着冷血无情的气息,这样的她,美得惊心动魄。

    天山雪沉沉地看向司徒莫离,踮起脚尖,贴着他的脸颊,吐气如兰。

    天山雪血迹斑斑的脸上藏着一份高深莫测的笑意,带点玩味,带点嘲讽,这种坏坏的笑意背后是她的残忍和血腥。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子是如何动的手。湿哒哒的血肉声中,鲜艳的血炸了一地,发簪刺中目标。

    她原是往司徒莫离的喉间刺去,到最后,却是深深地扎入男人的肩膀。

    司徒莫离抓住女子的手腕,一寸寸的收紧,她,一点也奈何不了他。

    雪霓裳的的嘴角噙着一抹嘲弄,眸色是这样的清冷,好像是风动寒冰,声音微凉,暴虐阴冷:“司徒莫离,你是全天下却无情最冷血的人,我诅咒你,诅咒你生生世世都困在自己的情爱里,得不到忘不了。哈哈哈哈哈……”

    从这一刻起,她就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静,死一般的静,所有的宫人都双膝跪地试图将自己埋进土中去。

    天山雪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好像整个身体的骨骼都在挤压,都在碰撞。

    下一刻,在场的全部人都被变成了血块,一时间血水四溅,无数的血块更是东一块西一块地散落了一地。那摊淌不尽的血水泛滥成灾,臭气熏天,恍如人间地狱。

    是小八动的手,这些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决不能继续活下去。

    司徒莫离的眉间不悦,阴沉着脸,好像比这秋色还要来得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