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我用人格保证不公布

品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武七七最新章节!

    路一鸣开车来把葛郁郁接走后,武七七喜滋滋地开始收拾自己准备赴约。

    徐回约她下午三点在老城区一个巷弄里的图书馆见面。

    武七七没听说过这个图书馆,网上也查不到。但是徐回告诉她,她来到附近的时候,他会出去接她。徐回在结束通话之前还很周到地解释,图书馆是他的朋友开的,不出名,日均客流量常常不足十人,所以武七七不知道并不奇怪。

    武七七前天晚上睡不着觉翻微.博,娱乐新闻版面里依旧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只是帮忙同行的女艺人拎了拎曳地长裙或者赠送给围观粉丝人各一瓶水就被形容成天上有地下无的“绝世暖男”,而有人只是因为所谓“圈内朋友”的一条未经证实的爆料新闻就一朝从云端跌落到淤泥里永世不得翻身。武七七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闻到了挥之不去的血腥味。要关闭新闻页面玩儿成-人版堆积木游戏时,武七七看到一条推送新闻——告诉我想不想看我们的男神玩儿摇滚?!想不想?!

    武七七点开新闻链接,看到一段用手机拍摄的视频,视频的背景是夕阳下的海岸线,画质有点模糊,收音效果也不好,但总归能看清那个低头打鼓的人是徐回。

    居然是徐回。

    居然是惯唱流行音乐的徐回。

    一共两首歌,一首徐回做鼓手,一首徐回主唱。整个十一分钟的视频全是由同一个角度逆光拍摄的。围观的人群在前,不可置信的私语声在前,夕阳在后,海浪也在后,徐回着装低调,站在不知名的流浪乐队靠右的位置,在落日的余光里渐渐只剩个模糊不清却令人怦然心动的剪影……

    这条新闻下面的第一条评论就把武七七看得趴在枕头上笑半天:看我看我都看我,我刚从这个海滩回来酒店房间,情绪稳定不下来。首先报告各位,徐回似乎是私人行程,身边没有经纪人、助理和安保人员。哦,他的粉丝不用赶来了,他一个小时前就走了。其次,徐回的现场真的很棒,他唱歌确实好听,我以前一直阴测测地腹诽,徐回的创作才能虽然是顶尖的,但唱功却不突出,他能有今天在华语乐坛的地位,他的高颜值不能说是必要的,但也功不可没,结果黄昏时候听了现场,不瞒各位,当时我就弯了。以及,哈哈哈哈哈哈,那些今天晚上踮着小脚跑去市里看韩国SOWHAT组合演唱会的小伙伴们有没有要组团上天台的?

    武七七抖着手登录“我是马甲”账号,给了这位微.博名是“华南地区最后一个直男”的网友一个大写的“赞”。

    武七七很快就来到徐回在电话里说的那个地址附近,但她来来回回走了两圈,并没有看到那个藏着一家老图书馆的秋水胡同。武七七在原地踌躇了半响,终于掏出手机咧着嘴巴给施源的手机号码发了一条短信:你好,我到青铜街了,但是没有找到秋水胡同,我刚刚路过一个秋千胡同,胡同很长,我没有进去看,是那个吗?

    武七七的短信“嗖”地刚发出去,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武七七顿了顿,一时没有想到这是徐回的号码——她坚定地认为徐回是肯定不会随便给人留下电话号码的,毕竟来之前徐回约她见面的电话还是借用施源的手机打过来的——武七七正在犹豫要不要接听,来电震动就停止了。武七七于是断定这是个无聊的骚扰电话。武七七背着手在人行道上来来回回地溜达着,喜滋滋地专心致志地等着施源的手机号码回复短信。

    由于约在人口本就不密集的老城区,且恰逢工作日,当然,最重要的是武七七只是个没混出名堂没多少人认识的小演员,她溜达累了干脆直接蹲在路边摘了口罩大口呼吸。

    武七七的脸烫的几乎要着火,她很不满意自己这种恨不得一蹦一跳的不稳重——武七七今天早上出了四趟门,第一趟回去重新扎她松松垮垮的韩风马尾,第二趟回去重新漱口顺便擦掉不显色的唇膏涂抹眼下正流行的豆沙色口红,第三趟回去穿高跟鞋,第四趟终于成功出门——但再不满意,武七七也改不了,约她见面的是徐回,这个客观事实简直催人泪下。

    徐回握着手机就站在路对面的胡同口看着蹲在那里傻笑的武七七,特别傻,半点没有那晚蹲在他旁边编故事时的机灵劲儿。徐回远远看了她两分钟,然后迈过甚至都没有红绿灯的小小的十字路口向她走去。武七七正在脑补小演员和大神不得不说的故事,比如大神表情高冷地在西餐厅弹琴给她听,比如大神举着户口本淡定地说武七七我娶你吧,比如大神推开武七七热情洋溢的生扑表示感冒了不能接吻——武七七以往演过的剧本基本都是这个套路,虽然俗烂,但真的很煽情——眼前极近的地方就出现了一双教科书级别的大长腿。武七七蓦地脸红。她仰首干巴巴地回了徐回的问好,然后掩面起身跟着徐回过了十字路口,走向秋千胡同斜对面的秋水胡同。

    秋水胡同是个比较窄的胡同,两面灰扑扑的高墙之间也就是两个人并肩走的距离,要再多出一个人,那挥出去的胳膊就要打架。也长,武七七目测有一百米左右。徐回口中的老图书馆就在胡同口往里走七八十米左右的位置,叫“刮风下雨”,门脸很小,但进去以后空间比想象中要大不少。

    年轻的管理员自书架后面慢吞吞伸出一个光溜溜的脑袋。

    “你朋友来啦?”

    武七七迎上光头管理员的目光,和善地弯了弯唇角。

    “嗯。”

    徐回在武七七身后应了。

    武七七后脊梁一麻,自印堂红到后耳根儿。据她所知,徐回承认过的“朋友”有钢琴家卫锐、好莱坞华人影后佟青、英国蜚声国际的洛奇乐团成员......这些人哪一个站出来都能把一米六八的武七七比成芝麻粒儿。

    徐回带着武七七来到图书馆唯一的小雅室里,把出门前煮好的咖啡搁在长方桌上,然后摘掉棒球帽和口罩落座。

    “武小姐,这里只有咖啡,能喝吗?”徐回客气地问。

    “能。”武七七笑眯眯地道。

    武七七痴-汉脸看着徐回握着咖啡壶的长指,心脏跟着汩汩的蓄水声咚咚咚咚咚几乎要跳出胸腔,眼前就别说是容易致人尿频的咖啡,就是传说中的鹤顶红,只要是徐回亲手倒的,她都能抢过来一口吞了。

    徐回把咖啡杯蓄了七分满,徐徐推到武七七面前,他的目光掠过武七七紧张得微微蜷缩的手指,嘴角不明显地轻轻牵了牵。他非常清楚地记得前面两次在特殊情况下跟武七七的偶遇,那两次,由于他精神状况不稳定,武七七都表现的好像游刃有余。当然,他也记得自己一身虚汗拥抱了武七七,也记得自己在楼梯间里移开目光不看“徐长生”由着武七七把他带走......

    徐回低头有点出神地看着自己的咖啡杯,平声道:“武小姐,施源说你以后遇到麻烦随时可以联系他,你还记得吧?”

    “哦,记得。”

    “但你没有联系他。”

    武七七回之一头雾水的表情:因为我没有遇到麻烦啊。

    武七七顿了顿,恍悟道:“......是说《长欢》这部剧啊,这个不能叫麻烦,以前也有别人突然被踢出剧组我捡便宜临时顶上去的时候,这个,嗯,正常现象。”

    徐回望着武七七,半响,徐徐点头。

    武七七几次三番想要把自个儿的手机往前推,几次三番缩回来。她想跟徐回合个影儿,但是实在不好张口。网上流传出来的徐回的合影照片,合影对象要么是当下炙手可热的大明星,要么就是普通素人,没有武七七这种不上不下的。

    徐回的目光终于自武七七面上转移到她越攥越紧的手机上,他移开咖啡杯,问武七七要不要合照。武七七喜不自禁,立刻小鸡啄米状点头。

    由于武七七的胳膊不够长,照片最后是徐回拍的,两人中间隔了一张很古朴的长方桌,脑袋跟脑袋之间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武七七直到过了很久依旧能清晰地数出关于这张照片的所有细节:譬如那横在两人之间很古朴的长方桌,桌角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刻字;譬如两人旁边那两杯热乎乎的咖啡,一杯七八分满,一杯快要见底;譬如徐回身后的书架上有一本简单装订的大部头书,露出的封皮上有两个写得很漂亮的毛笔字;譬如上午的阳光破窗而入,跌跌撞撞地扑到徐回的右肩和颈窝里......以及,武七七在徐回点击拍照键的刹那非常心机地往后退了退,显脸小。

    徐回把手机还给武七七的时候,武七七笑得眼睛都没了,那嘴巴再咧开一点点就能看到口腔最里面正在发炎的智齿。

    武七七把手机放回到包包里,喜滋滋地保证道:“徐回先生,这张照片我肯定不公布到网上,也不储存到总是泄露用户数据的各种云端,我就自己保存。”

    徐回顿了顿,道:“你公布也没有关系。”

    武七七一挥手:“我用人格保证不公布。”

    徐回:“......”

    合照后的一系列交谈渐渐缓解了武七七“我在跟徐回约会我这是要上天”的紧张感和错乱感,她的大脑开始重新运转。她首先代表路人粉问了徐回到底什么时候考虑接拍影视剧,徐回不同于在媒体前的回答,非常干脆地表示根本没有涉足影视圈的打算。跟着,武七七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把话题扯到那部把葛郁郁捧成最佳女主角的古装剧上,表示那真是一部制作精良的古装剧,剧里扮演“胡姬”的女演员葛郁郁演技真好,听说她唱歌也是不错的,最开始出道的时候还发行了一张销量很是喜人的专辑......武七七信守承诺非常诚恳地全方位赞美葛郁郁,可惜,徐回的注意力只落在了武七七引入话题的第一句,他表示一部音画不一的作品应该称不上“精良”

    ——武七七虽然不懂音乐,但徐回的这句评价她是听懂了的。影视剧里只要出现角色弹奏的情节,最常出现的BUG就是音画不一。琵琶配的是古筝的音乐,古筝配的是扬琴的音乐,当然,最离谱的就是笛箫不分。

    葛郁郁的那部古装剧斩获了国内去年几乎所有电视剧方面的奖项。那是一部开创性的作品:故事情节不落俗套,台词不刻意逢迎阳春白雪也不刻意讨好下里巴人,简而言之不出戏,王希之导演的叙事手法精确,主配角演绎得精确,布景道具准备得精确。在武七七的角度,那毋庸置疑是一部精良之作,但徐回的切入点不同,就有了不同的结论。

    武七七此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徐回是个做音乐的。

    武七七当然原本就知道徐回是个做音乐的,她的电脑里存储着所有他自己的或者他写给别人的歌。但这些年,随着各种公众平台的普及,武七七就像徐回其他所有的真爱粉和路人粉,在音乐之外,也越来越留意徐回的周边并津津乐道,比如媒体最爱着笔的徐回的颜值、徐回始终没法盖棺定论的前女友传闻、徐回常常不收敛的坏脾气,甚至徐回在黄昏的山道上被拍到停在路边修车、徐回抱了一下粉丝的猫......徐回基本上是八到十个月左右出一张专辑,而在专辑宣传期之外漫长的时间里,这些周边报道由于受众泛滥肆意蔓延,且由于占有时间优势,渐渐有了西风压倒东风的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