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业界有大疆一匹黑马就够了

品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武七七最新章节!

    武七七本来以为大神徐回最多跟自己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演员聊十分钟就得开始酝酿结束语,但其实徐回跟她聊了将近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徐回接到施源的电话,跟武七七道了声抱歉就走了。虽然在人丁凋零的老城区,出门的时候却依旧是棒球帽和口罩一个不落地戴着,因为这凋零的“人丁”里十个不见得能有一个认识武七七,却一个不落地都认识徐回。

    徐回走后,武七七趴在长方桌上长久地没有动静儿。她想起很多年前,嗯,应该是她刚上大学的时候,天下论坛国外版上一个很有名的帖子。帖子的标题是“一开始他们评选一个亚洲人当这所澳洲大学的校草,我是懵逼的……”,点进去里面没有任何文字赘述,只有一张徐回酒后迷迷糊糊横在湖边长椅上的照片。有点乱但鸦黑的头发,特别矜贵的面目,再普通不过的棉质白T恤,微微露出的锁骨......禁欲,性感。据传这个帖子当年不到一个小时回帖就破万了——天下不比微.博,再说六七年前的网络不比现在发达,一个小时破万绝对是一个奇迹。

    徐回走后半个小时,武七七捧着手机抖着手走了。

    ——徐回走前表示武七七手机上的那通未接来电是他的私人号码。

    徐回走出秋水胡同坐上了施源自己不起眼的老奔驰轿车,老奔驰轿车前行半个小时左右,徐回的迈巴赫就出现了。施源把奔驰交给助理,用迈巴赫载着徐回赶回大疆大厦。GD国际旗下最古老也最顶端的男装品牌VAN.GD正在寻找亚洲代言人,徐回是这个品牌的首选。眼下GD国际德国总部的负责人刚刚离开机场,正赶往大疆,施源需要最起码把迟到的时间控制在十分钟以内才不至于太失礼。

    “武小姐怎么说?要帮忙吗?”施源看着车前方问。

    徐回顿了顿,回了句“不用”,在熟悉的位置翻到自己的耳机戴上。然而戴上没有两分钟,徐回抬手又摘下,他长指敲着耳机的合金件,面无表情地望着车窗外。徐回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天光就有点泛黄,此时,天光微弱的像是要入夜,但等好久,依旧没有大雨落下,只不时地有一两道极细的雨丝似有若无地划过车玻璃。

    施源跟着徐回工作了近七年,非常了解徐回,他只听徐回简单的“不用”两个字就听出来也许徐回自己都没能及时感应到的浮躁,他稍稍打了个腹稿,不紧不慢道:“我让人打听了下,张思甜的态度很强硬,强硬而且蛮横,至于张思芮,这个人确实不太干净,是不是武小姐举报的不清楚,毕竟时间上有点说不清楚。”

    徐回回过头看着施源:“时间上说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施源道:“赵子午电话里跟我说,他们局系统里的那六个举报视频,时间最近的是武小姐的,其余的都是最起码两个月前的,此外,其他几位艺人虽然面有难色,但都没有翻脸,只有武小姐是当场就卸了张思芮的右肩。”

    “......”

    “我跟郑导周导都打听了她。武小姐外形条件很好,演技也一直在线,但是似乎因为刚入圈就得罪过一些人,一直拿不到好资源......两位导演都没有明说,但我看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武小姐得罪那些人大概也是出于不愿意做什么。”

    大雨在施源的声音落下去后终于倾盆而下。施源在激烈的雨声里接到大疆打来的电话,耐心地报告位置、回应小顾总的催促。徐回重新戴回耳机,耳机里是一样的落雨声,只是眼前的雨是噼里啪啦落在天桥上、落在车窗上、落在柏油路上,耳机里的雨是簌簌落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嗯,田野尽头好像有片晒谷场,晒谷场上有拢成堆的稻谷,也有一个简陋的小帐篷,帐篷里是很多年前絮絮聊天的两个小姑娘。

    GD国际德国总部派来的人是带着满得要溢出来的诚意来的,代言合约谈的很愉快也很顺利。合作双方签字后,徐回把应酬丢给小顾总和一干副总,径自带着施源离开。

    “张思甜的那个公司叫什么?”

    徐回站在大疆长长的走廊里望着楼下在大雨里举着他应援牌的疯狂粉丝。

    施源也跟着望着楼下,面上一时是震惊和无语。这十来个“中二病”粉丝不知道是从哪个脑残偶像剧里得来的启发,妄图通过一些极端的方法得到徐回的注意,嗯,就比如上个礼拜不要命的追车和眼下苦哈哈的淋雨。他们确实得到徐回的注意了,但那能怎么样,徐回是不可能按照她们脑补的剧情露面的。徐回老早就在央视的采访里公开表示希望粉丝不要影响他的日常生活,甚至最好都不要出现在他的日常生活里。嗯,在当下有些畸形的粉丝经济大环境下,也就只有像徐回这种有无可取代实力的艺人敢不买账了。

    徐回得不到回答,目光转向施源。

    施源回神,道:“广影传媒......也是业界的一匹黑马,去年挖到了金羊奖影帝齐坤和金羊奖最佳新人胡蓓蓓。”

    徐回收回目光往前走,平声道:“业界有大疆一匹黑马就够了。”

    施源闻言有点震惊地张了张口。他想问徐回是不是要插手大疆的发展,最后掂量了下,一口吞掉了到了嘴边的话。徐回手持大疆数量惊人的股份,他要想做些什么,除小顾总外,没人有资格干涉。

    大雨落下来的时候武七七离家还有十分钟的路程——虽然武七七家和“刮风下雨”图书馆都在老城区,但一个在最东一个在最西——柏油路两侧较低的位置很快蓄积了雨水,武七七在降低车速要避开两侧冒雨赶路的行人时,就看到正捂得严实小跑在大雨里的朱与墨。

    朱与墨是个童星,八岁就开始演戏,一直演到如今跟武七七一样的年纪。他小时候是个圆脸,大眼睛小嘴巴,哭或笑都特别可爱,长着长着就变成如今娱乐圈里最不缺的锥子脸了,但好在五官没有太大的变化,看起来并没有锥子脸独有的咄咄逼人,反而是偏于憨厚的。嗯,最起码在武七七这里,朱与墨是憨厚的,毕竟朱与墨当初在所有人都装聋作哑明哲保身的时候一个人跑来悄悄告诉武七七“陈制片刚刚倒给你的酒里面有东西,你一会儿寻个借口赶紧走吧”。

    ——武七七第一次拍戏,遇到了冷冰冰的管童,也遇到了热乎乎的朱与墨。这就是她没有落荒而逃的原因。原本在管童之后朱与墨之前,武七七连退圈的违约金和新工作的简历都准备好了。

    武七七把车停在朱与墨身边,降下车窗露出特别热情的笑容。

    “小春哥你去哪儿我送你。”

    ——朱与墨出道前的曾用名是朱小春。这个一点也不洋气的曾用名朱与墨在整个娱乐圈只跟寥寥两三个人提过。

    朱与墨婉拒了武七七,表示前面二三十米处就有自己公司的配车,下着大雨武七七也没法跟久未见面的朱与墨多聊,两人匆匆告别。

    武七七回到家就开始对着徐回的电话号码脑补剧情——徐回不过给了她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她就已经脑补到两人以后关于孩子问题的争论:徐回看起来不像是个温柔有耐心的,所以他肯定嫌麻烦只想生一个,而武七七倾向于响应国家二胎政策要两个。武七七一本正经地握拳做坚定状,嗯,到时候一定要硬气一点,两个比较好,一个人长大实在太寂寞了。

    武七七把徐回的那一长串号码默背了下来,为防手机被盗,保险地备注“大神”,然后哼着听不出原调的曲子去厨房做饭。

    葛郁郁的人格担保、范湖的人脉运作、武七七的演技三者合力最终为武七七赢得了《春秋之战》里胸大无脑的“胡未央”这个角色。《春秋之战》预计年后三月份开机,在《春秋之战》开机之前,武七七见缝插针地通过两轮面试拿到了仲临山《你是谁》里面一个女三的角色。《你是谁》三分之二的戏份在本市影视城,剩余的三分之一在大都,由于租赁合约期限的限制,剧组会先拍摄大都的部分,而武七七的戏份全部在大都。

    葛郁郁看着武七七收拾行李箱,面上非常不高兴:“你怎么什么小角色都看得上眼啊!”

    武七七把最后的化妆包塞进去,然后一屁股坐下去利用自身破百的重量成功地合上箱盖并上锁,她走来走去归置着挑剩下来的衣物,耐心地再次解释道:“我喜欢这个剧本,也喜欢仲临山导演的剧组。”

    葛郁郁不以为然:“他的剧组有什么好的?”

    武七七感叹道:“哎,跟你说不好,你是小花旦之一,自然不清楚我们这种小演员衡量剧组的标准。”

    “我一向不耻下问,什么标准?”

    武七七想了想,道:“......反正不是你们常常强调的美术、摄影、分镜头、表演这些艺术方面的才华。他的剧组很正,不许演员轧戏,不太考虑人情世故,所有一切都以剧本为先。”

    葛郁郁问不下去了。娱乐圈有各种潜.规则和各种称不上潜.规则的行方便,葛郁郁已经爬到枝头上不惧这个了,但对于那些依旧趴在树干上不上不下即便化妆间很富裕也分不到单独化妆间的演员来讲,这样的剧组确实非常有吸引力,当然,也非常难进。

    葛郁郁缓了面色,道:“行吧,那最后问一句,这回的角色是什么下场?没死吧?”

    武七七喜滋滋道:“这回没死,只是给人当了一段时间的替身,然后被人一脚蹬了。”

    “......”

    你这个看似不安于室的长相和这个看似阅人无数的气质,按照当前业内编剧普遍轻微变态的精神状况,没死没疯没被强.暴没有打胎相当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