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突然公布恋情是因为突然想公布

品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武七七最新章节!

    武七七在机场的地下停车场厕所里接到了范湖的电话。范湖在电话里告诉她,现在网上有关葛郁郁绑架案的新闻基本绝迹了,大家的眼睛都盯在她和徐回身上;另外,大疆似乎并不打算在葛郁郁事件过后立刻澄清这段露水“恋情”,要以假乱真拖一段时间。武七七侧向车窗悄声问为什么,范湖表示自己不知道,但是她分析,大疆也许是不耐烦再被佟青在各路媒体面前捆绑施压,要借此顺便委婉地表明佟青在采访中屡次提到的关于跟徐回“关系不错”、“互相比较有话聊”、“要不要继续发展看缘分”的言论是子虚乌有的。

    一行人上车后,施源把刚刚拍摄的视频上传到大疆的公众号,两分钟后,徐回亲武七七发璇儿的动图就出来了,再半个小时,整段的视频及亲发璇儿的动图传播到了网络所及的每个角落——徐回出道七年,从未正式或不正式地给过娱媒任何音乐之外的边角料,是个极为低调的人,眼下突然正式公布“恋情”,且半点也不避讳地在镜头里亲了亲自己的女朋友,立刻就攫取了所有人的目光。

    武七七在疾驰的轿车里点开大疆的微博往下划拉着看热门评论,她做好准备自己将要被骂的狗血淋头,结果情况比预计的要好很多。

    “徐回头号粉丝”:虽然是高冷的一触即离,但由于是禁欲的徐回,我却仿佛看到他们上床了......

    “徐回不称职的狂热粉”:我本来还嘴硬说这必然是个误会,但太自然了,徐回亲数字小姐的动作和神情实在太自然了,那活脱脱就是一个某一瞬间突然感觉自己的女朋友有点可爱所以忍不住上手的男朋友......行吧,也能痛快地上天台了。

    “清风徐来”:看动图一百遍的抱紧我。

    “眼泪成河河河河”:@演员武七七,我听说你这一路走来睡了不下十个导演制片,徐回要跟你好的时候,大疆就没趁势查查你底细看看你脏不脏么?@大疆

    “去年二十四”:WTF,577是谁?

    “老王呼叫老王”:@大疆,我确实讨厌老爱在媒体面前提到徐回的佟青和老爱巴着徐回不放的唐糖,但是你告诉我,武七七是哪里冒出来的?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三线小演员哪一根头发丝儿能跟前两位比?

    “娱乐圈你问吧我都知道”:@眼泪成河河河河,看来是个明白人啊。

    “徐回的预备役媳妇儿”:各位,看开点,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女人排除万难睡到你的男神,你不接受不允许吱哇乱叫是没用的。

    ......

    武七七一直翻到“睡男神”这一条终于注意到徐回的视线,她默默退出微博,转脸看着窗外刚下过雨的夜色......嗯,这熟悉的有点潮湿的夜色真是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哪。

    “你累吗?”武七七回头看着徐回。

    “有点。”徐回徐徐道。

    武七七闻言颇内疚。下午碰面的时候,施源趁着徐回离开,暗示武七七徐回的精神状况不允许他太过疲惫,所以一会儿在飞机上尽量给他时间休息。结果徐回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依旧只休息不到一个小时就清醒了,且期间迷迷糊糊始终也没有睡沉。但武七七并没有再度开口表达自己的歉意和谢意,因为再感谢下去就有点假了。

    “我给你按按吧。”

    “什么?”

    “我跟我爸学过按摩,我给你按按。”

    徐回沉默地望着武七七,半响,轻轻点头。

    武七七把外套脱掉,单膝跪在座位上,动手之前,她委婉地告知徐回自己手劲儿大,要是稍微有点疼就忍忍,毕竟疼了才有效果。徐回盯着倒映在车窗上正举着胳膊耐心等他回答的武七七,低声道,好。

    武七七轻咳数声,把手伸向徐回的后颈,她的手指触到他温热的皮肤时没抑制住轻轻抖了下,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蓦地施力,然后看向车窗上徐回的神情,徐回微微皱眉,但看起来这个力度没有超过他的忍受范围。

    车子即将到达预订的酒店时,施源接了个电话,转头告知武七七,目前酒店所在的街道全部是记者和粉丝,但她不用担心,她爸妈在酒店经理的帮助下没有惊动任何人已经进去了。武七七点头表示听到,不疾不徐地继续给徐回按着。武七七看着车窗里徐回徐徐展开眉头,不由得沾沾自喜,她以为自己离开葛郁郁后久不练习,手艺肯定滑坡,但看来并没有——武七七刚毕业时跟刚出道的葛郁郁合租过半年,彼时,财大气粗的葛郁郁大方地不收武七七的房租,但每每长时间拍戏回来都要去武七七身下瘫一瘫,死皮赖脸要武七七用家传的手艺给她按按。

    施源眼见武七七再没有别的反应,忍不住问:“武小姐,你不补个妆?”

    武七七轻愣,她看看车窗里颜值高出自己一大截的徐回,针扎了似地收手,讪讪道:“补。”

    武七七在徐回和施源偶尔的注视下艰难地补了妆。她刚把稀里哗啦的物件儿收好,酒店就到了。武七七没有心理准备地看向车窗外黑压压的人头和齐刷刷的镜头,一刹那自印堂至脖根儿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武七七其实并不是个特别老实的人,跟自家爸妈或者葛郁郁撒谎,也是张口就来不假思索,但她从未面对铺天盖地的眼睛和镜头撒过谎,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种当众胡说八道的心理素质,虽然在亲眼看见这些人和镜头前,她以为她有,毕竟她是个演员。武七七正暗自惴惴,就听到徐回下车前平声道,不要紧张。

    武七七扯出一抹有点僵硬的笑容,自另一头下车,站在原地直着眼睛看着徐回在安保人员的保护下绕过车头走向她。徐回伸出手,她赶紧握住,徐回便牵着她走向了前方似乎要沸腾了的镜头。

    施源站在最前方,首先有礼地跟各路媒体打了招呼,辛苦他们一早就来这里守着;然后直言表示网上大V的爆料有一部分是准确的,徐回赶来滇市确实是要见武七七的爸妈,至于是不是讨论婚礼细节这个就暂时保密了;最后非常抱歉地表示,由于航班晚点,他们落地后一刻不停地赶来依旧比约好的时间迟到了近二十分钟,所以徐回只能跟大家问声好就走,不然会被扣掉印象分,希望大家理解。

    武七七看着摩肩接踵的人群,虚汗一层一层往外冒。她怀疑滇市所在省份以及附近省份所有的媒体都集中在这里了。至于有没有再远一些的,武七七不清楚,毕竟徐回的行程泄露出去近六个小时了,而如今的交通实在便利。

    徐回大约是感觉到武七七的掌心实在是粘腻,在跟媒体对话前看了两人交握的手一眼。

    “徐回先生,有媒体大约三个月前就爆料曾在晋市老城区拍到疑似两位的合照,请问两位那时候是恋爱中么?”

    “徐回先生,大疆突然公布两位的恋情,是因为武小姐怀孕了吗?”

    “徐回先生,公布恋情以后您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有什么打算呢?”

    “徐回先生......”

    徐回用非常简单的一个手势挡住了各路记者的喋喋不休。他眼下精神不济便不由得有些不耐烦,但由于需要牵制媒体尽可能多的注意力,他只能尽量按捺着不耐烦。

    “各位,不好意思,实在是迟到太长时间了,不能继续滞留这里慢慢接受采访。大家好奇关于我跟武七七未来的很多问题我没有答案,武七七也没有,只能说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就结婚。突然公布恋情是因为突然想公布,她没有怀孕。谢谢。”

    徐回简单说完,按着武七七的肩膀往酒店大厅走去,即将要进门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向着远处挤不上来的粉丝挥了挥手,露出个很快就消失的笑容。

    施源在徐回安全没入旋转门后跟大疆随行的一个宣发经理留下来继续跟各路媒体周旋,顺便有选择性地回答媒体一些并不尖锐的问题。

    虽然有安保人员和礼仪小姐一直礼貌地阻拦着,徐回一路走着依旧给满目惊喜的食客和住客写了七八个签名。徐回低头快速签名的时候,武七七就在旁边暗戳戳地猜测,他们有没有可能礼貌性地也要下她的签名,果然,没可能。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七楼,电梯门打开,武七七一眼就看到向她打开怀抱的武洲,她一时激动着急要出来,没注意脚下的地毯有轻微的落差,结果细细的鞋跟恰好绊在轻微的落差那里,她挣扎中惊觉保持不了平衡,脑袋倏地一麻,跟着直扑到前面刚好转身的徐回怀里。

    “没事儿吧。”徐回垂着眼皮看着她。

    “没、没事儿。”武七七面红耳赤。

    武洲凄凉地收回自己的怀抱。

    武洲非常周到地点了滇市的特产一样一样介绍给徐回,很热情,好像徐回真的是他跑不了的女婿。徐回耐心地默默听着,偶尔点题问一两句。饭菜上齐后,大家一样饥肠辘辘的没怎么客套就开动了。武洲倒了一杯白酒给徐回,武七七正要解释徐回在吃药不能喝酒,徐回就端起来喝掉了。

    “怎么样?”武洲巴巴地问。

    “还行。”徐回慢吞吞答。

    “必须‘还行’,是七七她姥姥亲手酿的,陈家家传的手艺,要没这口儿,我当年娶不娶她妈相当不好说。”武洲得意地道,也不管陈稚自米饭碗里探出来的目光,美滋滋地继续小口抿着小酒。

    徐回想起了武七七自己腌的剁得细细的咸菜。

    武七七打着哈哈问陈稚最近在忙什么。陈稚把目光自武洲那里收回来,张口就是一串武七七听不懂的学术名词。武七七刚刚露出不解的神色,陈稚就皱起了眉,武七七赶紧假装“原来如此”。陈稚三言两语讲完抓起筷子继续扒饭,武七七张着嘴巴,一如既往有种被羞辱的感觉——陈稚有时候会把武七七当做自己手底下的研究生,她曾经讲过的东西偶尔再提起,武七七就必须得知道,一点不考虑其实武七七的知识水平相对于陈稚的研究生实在有限。

    武洲倏地想起了一件事笑眯眯地去掏口袋。他自左边口袋掏出一叠照片,再自右边口袋掏出一叠照片,汇到一起整了整,轻轻推到徐回眼前,道:“我来之前我们院一些小姑娘特地叮嘱我一定要要到你的签名,我考虑到不好带,没有收她们的杂志、海报、唱片什么的,只带了些照片......有点多,你饭后帮个忙签下吧。”

    徐回搁下筷子点点头:“好。”

    陈稚皱眉看着武洲,武七七以为她不高兴武洲这样麻烦别人,正打算敲敲小边鼓跟着一起批.斗武洲这样不好,结果陈稚抹了把嘴,抓过包包打开,头也不抬地道:“我这儿也有。”

    徐回眼里带了罕见的笑意:“好。”

    武七七默了默:“......要不我也签个?”

    陈稚:“你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