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截肢手术对莫小豆来说没什么难度,所以完成起来也很成功。看着躺在床榻上昏迷中的慕诤,荣棠问正在洗手术刀的莫小豆:“你出来还带着这些东西?”

    如今出门身上必定要背一个布包的莫小豆点头,说:“是啊,以防万一嘛。”

    要不然她背个布包干什么呢?不为装东西,不为好看,就为了她从空间往外拿东西的时候,好有个说法啊。

    “现在怎么办?”将一盆血水倒进了一旁的假山花盆里。莫小豆问荣棠:“他这样以后还能当皇帝了吗?”

    荣棠说:“你还担心他以后当皇帝的事?”

    “好吧,”莫小豆拿布擦手术刀上的水,“这事放一边,那接下来怎么办?我怎么感觉事情很不妙呢?”

    荣棠说:“正庆帝可能已经服药了。”

    莫小豆一呆。

    “他什么时候能醒?”荣棠下巴冲慕诤那里抬一下。

    “很快啊,”莫小豆走到床榻前,她能慕诤用的麻醉剂份量很小,慕诤不会昏迷太长时间。

    床榻上的被褥和床单看着已经很多天没有换过了,莫小豆拍一下床沿,抬手看看手上沾着的灰,跟荣棠说:“我就不明白了,正庆帝这么做是图什么呢?想让他儿子听话,非得用这一招?这不是折磨他儿子吗?还有啊,这不是要成亲吗?咱们是多眼瞎,会把公主殿下嫁给一个快死的人?”

    荣棠说:“嗯。”

    “你嗯什么呀?”莫小豆说:“正庆帝是不是就等着我们过来,然后下手弄死我们?”

    荣棠抬头看莫小豆,说:“嗯,慕四就是鱼饵罢了。”

    莫小豆坐在了荣棠的身旁,微弯了腰,手托着下巴,不知道要跟谁生气,但莫小豆这会儿就是生气,过了好一会儿,莫小豆才又开口道:“他就这么肯定我们会上钩?他当我们是傻子?”

    荣棠小声道:“我们这不是来了吗?”

    莫小豆顿时就更生气了。

    “这事从一开始,我们与正庆帝,还有长生宗之间,就没有遮掩可言,”荣棠跟莫小豆说:“他们想杀我们,我们也想杀他们,可这也得我们能见上面,不是吗?”

    莫小豆说:“那在哪儿杀不是杀,非得到这里来?”

    “正庆帝堂堂一国之君,怎可随意离开都城呢?”荣棠说。

    “那他们扯什么公主嫁皇子?”莫小豆愤愤然地说:“直接宣战不就完了?”

    荣棠看莫小豆,突然就笑了起来,抬手揉一下莫小豆的脑袋,说:“没白跟着苏先生,都知道宣战了。”

    “我当然知道,”莫小豆还是气哼哼,把荣棠的手一推,“我还知道停战呢!”

    “杀了我们,再说我等不敬,”荣棠说:“这不就是一个开战的理由了吗?几次征战下来,他们北原的兵也是难征的。”

    君辱臣死,更何况老百姓?有人侮辱了你的君主,你不去拼命?用于征伐的兵是怎么招集来的,就是这么招集来的啊,事情荣棠从一开始就看得清楚。

    慕诤这时睁开了眼睛,麻药的劲过去后,剧痛让这位四皇子殿下差一点再次昏迷过去。

    “来来,吃止疼药,”莫小豆往慕诤的嘴里塞止疼药。

    两片止疼药下肚,过了片刻,剧痛感减退,慕诤睁眼再看莫小豆,目光里带着讶异,这姑娘给他服的是什么药?

    “截下来的手我给你处理掉了,”莫小豆跟慕诤说:“刚才有人来敲门,我家殿下装你的声音哼了两声,那人就走了。”

    慕诤轻点一下头,看向了荣棠。

    荣棠问:“你父皇用过鹿鸣的药?”

    莫小豆盯着慕诤看。

    慕诤说:“他用过。”

    莫小豆心里说完了,但嘴上还是又以问了一句:“是那个能让人就算瘫了也能好的药?”

    慕诤说:“瘫了?”

    “咋?”莫小豆说:“那狗东西还直接吹,他的药能让人长生不老了?”

    慕诤说:“是。”

    那完了,莫小豆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荣棠低声问:“你的打算呢?”

    “后日三更守帝宫西侧门的禁军统领,”慕诤喘息几声,“他叫伍铮鸣,他会放你和你的人进宫。”

    “为什么你的人不能进宫?”荣棠问。

    “我的人都在城外,”慕诤苦笑一下,“他们不能进都城一步。”

    “可姜川不是进城了吗?”莫小豆问。

    慕诤就又看莫小豆,道:“不跟着你们,他也进不了城。”

    莫小豆哦了一声,想想也是,慕四皇子的手下要是能进城,估计那帮军汉再怎样也不会,让他们的四爷被圈禁的。

    “你知道吗?”荣棠这时道:“服过了那种药,这人就不好杀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邪肆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梅果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果子并收藏邪肆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