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男人三十 > 第1980章 道听途说

第1980章 道听途说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男人三十 !

    接下来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几乎再没有提起过工作中的话题,更没有谈起最近宁安市发生的案子。

    关涛好像有点坐不住了,在喝完第六杯酒之后,一脸诚惶诚恐地说道:“各位领导,是不是我坐在这里影响各位的谈资啊?”

    周兴海楞了一下,不解道:“这不是一直在谈吗?怎么?难道你对我们的谈话不感兴趣?”

    关涛干笑道:“我的意思是怎么毕竟是警察,中央首长来不来、要去哪儿也不是咱们该关心的问题,咱们应该更关心的是案子上的问题。”

    秦时月嗔道:“怎么?今天市局会议上案子问题谈的还少吗?也没听你积极发言啊,怎么现在反倒想谈案子上的问题了?”

    范先河犹豫道:“怎么?难道你对今天会议上谈的案子问题有什么高见吗?”

    关涛急忙摆摆手,笑道:“我哪儿敢有什么高见,不过,我今天在会上确实一直有点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发个言。”

    秦时月笑道:“你打算就哪个案子发言啊?”

    关涛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实际上我是想说说关于尸体上长蘑菇的事情,因为我们开元县就曾经发生过这种事,只不过我也是道听途说,所以一直迟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在会上说。”

    饭局上忽然就陷入了沉默,几个人的眼睛都盯着关涛,最后还是秦时月忍不住了,吃惊道:“你们开元县发生过尸体长蘑菇的事件?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你是听谁说的?”

    面对秦时月的一连串追问,关涛似乎有点蒙,再看看几个人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他,不禁有点后悔。

    因为有关尸体长蘑菇的事情他确实是很多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听来的,基本上算是道听途说,这也是他今天在市局的会上保持沉默的原因。

    因为做为一名警察、尤其是局长怎么能把街谈巷议拿到会议上来扯淡呢,可没想到这个话题居然在这里受到这么重视。

    好在眼下是在饭局上,又喝了不少酒,算不得正式场合,既然大家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那就不妨说给他们听听。

    关涛扳着手指头掐算了一会儿,说道:“仔细算起来我听说尸体长蘑菇的事情差不多已经有四五年了吧,那时候我还在开元县秀水镇派出所当所长呢。”

    秦时月疑惑道:“怎么?你们当时还立案了?”

    关涛没好气地说道:“如果立案的话也就不能算道听途说了,你以为这件事发生在四五年前吗?我是四五年前听说的,但这件事距今差不多应该有三十多年了吧?”

    周兴海一听好像失去了兴致,不满道:“我靠,你咱不说是发生在古代呢,这样就更没法考证了。”

    关涛抱怨道:“你看,我刚才不是首先声明了吗?这不过是我偶尔听来的,你们只当是当下酒菜好了,千万别当真,如果我当真的话早就在市局的会上发表意见了。”

    秦时月急忙打断了关涛的话,说道:“既然是下酒菜,那你就说的详细一点,专家们不是说这种事为所未闻,从来没有见过文字记录吗?起码关局曾经听说过这种事。”

    关涛笑道:“好好,那我就跟你们说说,不过,大家必须先干一杯。”说完,端起酒杯。

    范先河哼了一声道:“故事还没开始呢就哄着我们先喝酒了。”嘴里这么说,可酒杯还是短了起来。

    可能是过去的时间太久了,关涛需要回忆一下,等他慢吞吞点上一支烟,这才说道:“要不是发生郑建江尸体长蘑菇的事情,我早就把这件事忘到爪哇国你去了,但这事当年确实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太瘆人、太恶心了……”

    范先河质疑道:“怎么?你不是听说的吗?又没亲眼见过,怎么就瘆人恶心了呢?”

    关涛比范先河年轻不止十岁,可好像跟他的关系很随便似的,见他质疑自己的话,白了他一眼,说道:“还用亲眼看见吗?想想都瘆人,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象力吗?”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前几天媒体上有关郑建江尸变的消息一出来,马上就激活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

    秦时月嫌关涛啰嗦,插话道:“你就回答我刚才的三个问题,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听谁说的?”

    关涛好像喝了酒喜欢抬杠,一脸不满道:“哎,刚才不是你自己让我说详细一点吗?如果我只说时间地点和人物的话恐怕你们听不明白呢。”

    秦时月马上投降道:“好好,我洗耳恭听,再也不敢打断你了。”

    关涛这才说道:“我当时在开元县秀水镇当派出所所长,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老婆的娘家就在秀水镇。

    更巧合的是我和我老婆还在和泥巴撒尿的时候,她的爷爷已经是秀水镇派出所的所长了,眼下老头快九十岁了,但身体还硬朗,这件事就是他在跟我闲聊的时候说出来的。”

    朱天虎一听,惊讶道:“你说的难道是孙发水孙老爷子?”

    关涛也惊讶道:“哎呀,正是,怎么?朱局难道认识我老婆的爷爷?”

    朱天虎摆摆手说道:“我哪儿会认识他呢?他当所长那阵我还没入行,他当副局长的时候我才穿上了警服。

    我不过,我知道他,市局的历史档案中有不少孙老爷子的先进事迹,据说他也是我们宁安市公安系统硕果仅存的元老,也是市局每年都要慰问的老同志之一。”

    说完,又一脸关切道:“老人家还好吧?”

    关涛犹豫道:“这两年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了,毕竟这把岁数了,不过,生活上起码还能自理,就凭这一点已经很稀罕了。”

    秦时月见朱天虎把话题引岔道上去了,急忙说道:“如果你听说的事情来自孙老爷子的话,我倒不认为是道听途说。

    试想,孙老爷子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又是领导,他怎么会说一些毫无根据的事情呢?肯定是事出有因,对了,孙老爷子怎么会跟你聊起尸体长蘑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