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太古龙神 > 第两百二十七章 你也接我三招如何?

第两百二十七章 你也接我三招如何?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太古龙神 !

    司雪衣的声音很小,可在场大部分都是龙脉修士,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龙脉五重,能接住我一拳嘛?

    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全都瞪大眼睛看向司雪衣。

    这叫什么话?

    你一个龙脉三重的修士,面对龙脉五重的剑修,居然说能不能接住你一拳。

    狂也要有个边界吧!

    许多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感觉这剑道茶话会的氛围变得不对了。

    要是不能将司雪衣摁下去的话,今天在场的所有剑修,怕是都要成笑话了。

    楚云熙面色微变,显然他也听到了这句话。

    “不知死活,我让你知道龙脉五重到底有多强!”

    楚云熙腾空而起,在夜色中持剑杀了过来。

    他真元暴走,剑意激荡,一股恐怖的锋芒瞬间席卷八方。

    唰!

    楚云熙的速度奇快无比,他人随剑走,月色之下就像是一道闪耀的电光。

    这盛怒之下的一剑,绝对对得起他天榜弟子的身份。

    司雪衣抬眸看去,嘴角勾起抹笑意。

    这一剑确实有些了得,比之前的土鸡瓦狗,强了一倍都还要多。

    得稍微认真一点,但也仅此而已。

    司雪衣放下酒杯,在这一剑将要刺向自己面门时,他体内龙纹汇聚到右手之中。

    真龙之力在此刻怒吼,司雪衣手背轻轻一拍。

    嗡!

    手背击打在剑身之上,看似不起眼的一击,实际上蕴含着磅礴浩瀚的力道。

    这股力道让剑身颤鸣扭曲,继而不断蔓延,先是楚云熙的手臂,而后蔓延到楚云熙的全身。

    唰!

    楚云熙的身体在司雪衣面前桌子上,不受控制的转动起来,狂风大起,将桌上零碎全部刮了出去。

    司雪衣眼疾手快,提前拿了一壶酒在手上,笑吟吟的看着对方起舞。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笑吟吟道:“我只知道霄云院剑法无双,没有这舞也跳的不错嘛。”

    楚云熙转了好几圈才站稳,看着神情戏谑,端着酒杯的司雪衣,神情又惊又怒。

    “司雪衣!”

    楚云熙气的脸色通红,他恼羞成怒,站在桌上一剑刺了出去。

    如此近的距离一剑刺出,还是居高临下的一剑。

    这一剑极其凶险!

    司雪衣看也没看,端着酒杯一饮而尽,而后猛地一脚踹在桌子上,然后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嘭!

    楚云熙连人带桌被踹了出去,他凌空而起,人在半空中转动起来。

    茫茫多的剑势,又一次朝着司雪衣席卷而至。

    司雪衣一喜白衫,端坐在椅子上,右手摩挲手中酒杯,带着一丝笑意,看着空中袭来的楚云熙。

    他在电光火石间,便寻得对方一个破绽,酒杯脱手而出。

    噗嗤!

    恐怖的力道让酒杯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楚云熙瞳孔猛的一缩,剑势立刻受到了一丝阻碍。

    他身形扭动避开酒杯,凌厉的剑势继续卷向司雪衣。

    可眼前哪里还有司雪衣的影子,这凌厉的剑光将椅子绞的粉碎,他一回头才发现司雪衣已经站在后方,接住了自己扔出去的酒杯。

    月色之下,司雪衣一袭白衫,他负手而立,右手把玩着酒杯,有无尽风采碾压了在场所有剑修。

    就连楚云熙都有些呆住了,咬牙道:“这张脸……真的好让人讨厌!”

    他冷着前朝前走了几步,沉声道:“司雪衣,你不是要一拳打败我嘛?跑什么呢?”

    司雪衣端着酒杯,笑道:“因为杯中之酒,不可浪费。”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再饮一杯,脸颊被酒劲涌起一丝红晕。

    那张本就无暇的面孔,变得愈发俊美,似乎连天上号称绝色的月光都要避其锋芒。

    楚云熙怒火中烧,他的剑意被催动到了极致,连目光都变得锐利起来。

    他还从未被这般戏耍过。

    “剑破星辰!”

    楚云熙将剑意和真元聚集在剑尖一点,人如惊鸿,一闪即逝。

    速度之快,仿佛在众人眼中直接消失了一般。

    司雪衣手腕一甩,唰,酒杯亦如惊鸿闪烁,一闪即逝。

    嘭!

    楚云熙哀嚎一声,手腕遭到重击,佩剑直接落在了地上。

    可他咬了咬牙,左手并指为剑,以更为狂暴的方式冲了过去。

    司雪衣终于认真了起来,九星天丹的异象也直接绽放,九道星光从其体内爆发出来。

    每一道星光都冲天而起,将天穹上的异象映照出来。

    星光涌动之下,司雪衣被这恐怖的力量硬生生拖到了半空。

    他白衣如雪,长发乱舞,竟如神明般威严可怕。

    这一刻他豪情万丈,热血翻腾。

    能档我一拳?

    司雪衣五指紧握,一拳轰了出去。

    拳芒还未真正轰在楚云熙身上,就震碎了他得剑势,而后嘭的一声撞击在他胸口上。

    噗呲!

    一道光柱从楚云熙胸膛穿过,他整个人被这一拳轰飞百米,胸口则被直接洞穿。

    “楚师兄!”

    霄云院的弟子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围住。

    看到胸前血淋淋的伤口,全都吓得面无血色,完全不敢靠近。

    四方寂静无声,参加剑道茶话会的修士,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龙脉五重,能挡住我一拳吗?

    这是真的挡不住啊!

    众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这家伙,出招之前也没说动用九星天丹异象啊。

    唰!

    白云逸身形一闪,落在楚云熙身边,沉吟道:“抬下去。”

    其他几人不敢怠慢,赶紧带着楚云熙离开。

    白云逸神色冷漠的看了过来,沉吟道:“司雪衣,你先在外院断了白青两条手臂,又在院内大打出手,你到底想干嘛?”

    作为剑道茶话会的主持人,白云逸气场极为强大。

    话说的不重,可高高在上的责问之意,极为明显。

    司雪衣平静道:“白青伤我天麟峰弟子在先,辱骂在后,我作为天麟峰的大师兄,出手教训他合情合理。”

    “至于这楚云熙,你是瞎子吗?看不倒是他主动冲过来的?看不出来是他想教训我吗?”

    天麟峰的弟子原本很紧张,可看到司雪衣不卑不亢的态度后,情绪都渐渐放松了起来。

    白云逸面色变幻不定,目光狠狠盯着司雪衣。

    他袖中右手五指紧握,杀意在不断蓄积。

    司雪衣懒得理会,冷冷道:“这剑道茶话会我有资格参加了吧?我天麟峰的弟子,也有资格观战了吧?”

    原本他只想在这霄云院逛逛,看看能不能寻到点紫雷圣火的线索。

    但他现在改变主意了。

    玄明尊者对他不错,宋然对他恭敬有加,天麟峰的弟子也不是天生就低人一等。

    那就战吧!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白云逸忽然笑了起来,道:“剑道茶话会啊,你要参加当然可以,但你得接我三招,很容易吧。”

    话音落下,他藏在袖中不断蓄积杀意的右手,猛地探了出去。

    没等司雪衣开口,一个闪身就杀到了他面前。

    他探出去的手化为龙爪抓了过来,其指尖金光萦绕,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恐怖威能。

    “龙元!”

    在场天麟峰的弟子,全都大惊失色。

    龙脉五重三元归一,是要将真元、天地灵气的灵元,还有自身精神力诞生的魂元全部融合,进而让真元蜕变成龙元。

    这一步极为困难,很多人进入龙脉五重,花上两三年的时间都无法掌握龙元。

    咔擦!

    司雪衣已经退的很快,可还是被一招击中,胸前出现五道血淋淋的爪印。

    护体真元在蕴含龙元的一击之下,像是纸糊的一般,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剑道茶话会的翘楚冷笑不已,对此一点都不意外。

    白云逸可是真正的狠人,要不然的话,这剑道茶话会也轮不到他来主持。

    他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狠,要不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楚云熙被打伤。

    他就想多观察一番,好对司雪衣动手时十拿九稳。

    白云逸冷着脸,抬手一掌隔空挥了过去。

    龙元凝聚的金色掌芒,朝着刚刚落地的司雪衣呼啸而去,掌芒所过之处空气都被挤压出一道道涟漪。

    方才一击得手给了白云逸强大的自信心,他冷声道:“这一掌就毙了你!蛮荒贱种!”

    “好!”

    剑道茶话会上的翘楚,闻言大喜,情绪都沸腾了起来。

    白云逸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司雪衣就是一个蛮荒贱种,凭什么在夺魁之战上光芒万丈。

    如今这剑道茶话会故技重施。

    不仅想让自己站稳脚,还想让天麟峰这群废物蝼蚁站起来,真是痴心妄想。

    一群蛮夷贱种,凭什么和他们世家子弟比?

    嘭!

    可一声惊天巨响直接将这些人震懵了,面对这龙元凝聚的掌芒,司雪衣竟然挡住了。

    咔擦!

    不仅挡住了,一道紫色电光划过,将这掌芒径直切成了两半。

    众人大惊失色,连忙看了过去。

    就见司雪衣面带笑意,右手闪耀着璀璨电光,夹着一枚紫色花瓣。

    毫无疑问,那龙元巨掌就是被这花瓣斩成两半的。

    花瓣在指尖消逝,司雪衣面色从容的看着白云逸,轻声道:“龙元的威力,确实不简单。”

    白云逸瞳孔猛地一缩,恐怖的剑意在他身后凝聚成一柄三丈长的剑刃,他带着这柄剑朝着司雪衣腾空而起。

    轰!

    剑意直冲云霄,连月色都黯淡无光,白云逸冷着脸一掌压了过去。

    司雪衣毫不畏惧,双手掌心朝上轻轻托起,二品神龙意志扶摇而起。

    等到对方靠近后一掌迎了过去,顿时间尘埃滚滚,剑音和龙吟在天地间回荡不止。

    咔咔咔咔!

    茶话会上的酒杯酒壶纷纷炸裂,许多人猝不及防被震飞出去,好些人耳朵和鼻子都流出鲜血。

    等到异象消散之后,司雪衣和白云逸各退了十多步。

    只不过一个意气风发,张扬不羁,一个脸色铁青,背着右手,神情难看无比。

    白云逸背在身后的手微微颤抖,掌心有鲜血溢出,他的剑势被全部震了回来,一点都没有讨到便宜。

    但他依旧故作镇定,神情倨傲,用居高临下的语气冷冷道:“三招已过,你有资格参加茶话会。”

    好像茶话会的资格,是他白云逸随手赏出去的。月亮从云层中悄悄钻了出来,司雪衣一袭白衣,眸中锋芒毕露,他笑吟吟道:“剑道茶话会好像也没什么意思,白云逸,你也接我三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