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为防盗章哦, 24小时后替换~购买比例达到70%以上可见正文  闻子珩扭头看了眼还在厨房里忙碌的魏卿, 他半蹲在地上, 正一丝不苟把洗干净的碗筷往橱柜里放,那极其认真专注的背影就像是在做某件严肃的大事。

    本来闻子珩是想把手机交给魏卿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在他这么做之前,冷不防有些莫名其妙的念头从他脑海里浮现出来——闻元娴和魏卿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早在六七年前,闻元娴就单方面对家里人宣布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并且非那个人不嫁, 多年来闻元娴也一直在坚持着喜欢那个听说对她不怎么感兴趣的高冷贵公子,朋友圈里经常发些伤春悲秋的句子,很明显她一厢情愿的感情进展得并不怎么顺利。

    后来闻子珩和那个“家”断了联系, 把包括闻元娴在内的所有人联系方式都删除了,直到去年闻父大寿,闻元娴不情不愿把闻子珩的微信加了回来, 闻子珩才得以继续通过朋友圈窥见闻元娴的感情进度——依旧在苦逼的单恋中挣扎, 貌似她的男神始终没有接受她的爱恋。

    想到这里的闻子珩霎时一愣, 他似乎抓住了某个至关重要的点, 把这条思路理清楚后, 原本模糊的猜测都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既然闻元娴能坚持喜欢一个人六七年,又怎么会在喜欢那个人的同时把目光转到魏卿身上?

    除非——

    魏卿就是闻元娴心心念念喜欢了六七年的男神。

    “闻子珩,你聋了还是变成哑巴了?你没听到我在说话吗?”闻元娴气急败坏的声音将闻子珩飘远的思绪猛地扯了回来, 哪怕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她滔天的怒气值, 闻元娴说起话来难听又刺耳, 带着不可一世且高高在上的傲气,理所应当的语气犹如是在使唤家里的佣人,“把你们现在的地址发给我听到没有?”

    反应过来的闻子珩讥讽的嗤笑一声,心里憋着一股火,压着声音反问:“魏卿就是你那个非君不嫁的真命天子?”

    “关你什么事?”闻元娴字里行间全是不耐烦,迫不及待催促道,“快点把地址给我,等一下你随便找个借口离开就是了,让魏卿在那里等我一会儿。”

    这下闻子珩直接笑出声:“你架子挺大的呀,我凭什么帮你稳住魏卿?”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凭你姓闻,凭我爸妈花钱养了你二十几年,当初说要和我们家断绝关系的人是你,结果后来你还是问我爸要了钱,有些事情我和我妈不说出来不代表我们就不知道,看你带着个私生子可怜兮兮的,你还真给点颜色就开起染坊来了……”

    闻元娴骂起人来就像是机关枪一样笃笃笃不停发射子弹,难以想象她平时展现出来的是脆弱柔软而又温和得不堪一击的形象。

    闻元娴说话的语速极快,闻子珩没有一点插嘴的机会,可能是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闻元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话,此刻闻子珩心如止水甚至还有些想笑,他了解闻元娴,如果她喜欢了六七年的人不是魏卿的话,她当场就反驳闻子珩的话了,但是闻元娴没有否认他的话,也就是说——

    那个人的确是魏卿。

    原来是魏卿……

    居然是魏卿……

    若说闻子珩心里不觉得震惊那绝对是骗人的,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

    有钱人的圈子大多是重叠的,汪家和魏家都在本市扎根了上百年,汪佩妮又经常领着闻元娴出席形形色色的宴会,因此闻元娴碰到魏卿的几率比他大得多,仔细算下来闻子珩和闻元娴应该是在差不多的时间里与魏卿相遇。

    换一个角度来说,当年闻子珩还在和魏卿交往的时候,他的男朋友就已经被同父异母的妹妹觊觎了,尽管现在他们早已分手,但是闻子珩回想起来总归有点不是滋味,沉着脸准备挂断电话,余光中忽然看见魏卿走来。

    “谁打来的?”魏卿问了一句,便把手机从闻子珩手里拿走。

    闻子珩来不及阻止也没有立场去阻止魏卿和闻元娴说话,他表情僵硬,脸色略显苍白,只能眼睁睁看着魏卿把通话开了免提,语气冷淡而又礼貌地说:“你好,我是魏卿。”

    刹那间,在电话里骂骂咧咧的闻元娴噤了声,仿佛被人按了消音键似的。

    “魏、魏卿哥……”闻元娴异常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听声音像是要哭了一样,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被突然出现的魏卿吓到了。

    魏卿自然听到了闻元娴刚才的谩骂,他侧身对着闻子珩,微低着头,大半张脸埋在灯光的阴影中,闻子珩看不到此时魏卿脸上的戾气几乎要化为黑色的浓雾从空气中溢出来,只听得他淡淡开口:“闻小姐,你找我有事?”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闻元娴嗫嚅着说,她刚才的态度有多嚣张狂傲,这一刻就有多卑微讨好,“就是想跟你道个歉,我发的那条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迷之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迷之鹿并收藏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