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幻海妖记 > 第187章 纵是相逢不相识

第187章 纵是相逢不相识

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最快更新幻海妖记 !

    两人悠闲地说着话,海水忽然动荡起来,一排尖尖的鱼鳍像一把把锋利的小刀,把水面割成了一个个峰谷。

    “他们又来了,怎么就不信邪呢?”章毓站在船头道,“莫非真是离了我们很寂寞?”

    “哈哈,来得好,我本来就觉得很闲。”章鱼哥伸手拍了拍船边的一条鲨鱼的头,抓住它锋利的牙齿把它提出水面扔了出去。

    鲨鱼团团围住他们,却不攻击小船,只是张开大口看着章鱼哥。

    “这样有意思吗?”章毓把触腕伸进水里,探到鲨鱼嘴边却也没见哪只鲨鱼来咬她,甚至还闭上嘴巴调转了身体,用尾巴拍击水面给她溅了一身水,而章鱼哥已经下了水了,海浪翻飞里却是没有一点血迹,鲨鱼已经伤害不到他们了,但章鱼哥显然也不想再伤害鲨鱼。

    原来章鱼也是能和鲨鱼做朋友的,这可真是厮打出来的过命交情啊,奇怪的友谊,章毓歪着脑袋做出了论断。

    生活就这样继续,平静悠闲,捕鱼,吃鱼,也与鱼类和平共处。

    他们就像真正的渔民一样生活,出海打渔,然后会在镇集上卖鱼,他们捕的鱼虽然数量不多,但都是很难到手的深海鱼类,时常还会有些稀罕的品种,所以深受欢迎,于是就被镇子上的大鱼肆一早就预订好了,他们只需要供货,不需要长时间叫卖,虽然会被盘剥掉一部分收入,但他们也乐得清闲,本来就不是正儿八经的渔民。当然基于生态平衡,他们也调整着捕鱼的种类。

    章毓有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简单而快乐。

    艳阳高照,在一条偏僻的小道上,正走着一个高大的男子。棱角分明的脸庞,刚毅又俊美,。漂亮的凤眼微挑,黑曜石一般的眼眸炯炯有神。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束成一束垂在肩上。他穿着朴素的黑色短衫,露出线条漂亮流畅的手臂,有力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罐,罐子很大,里面有水也有鱼,可提罐子的人走步轻快,显然很是轻松。

    但真正让人觉得奇怪的不是这个。而是他的头顶,趴着一只玉白色的小章鱼,还经常变换着色泽,一会儿灰色一会儿黑色。有时会和头发融成一体,有时又看起来很是明显,就像一个会变色的发髻。

    “时间过得很快啊。”章毓道,“现在该是谷雨了,夏天快要到了。”

    “谷雨是什么?”章鱼哥边走边问。

    “谷雨是二十四节气啊。人类会把一年按季节气候分类,我给你说啊。”章毓语气轻快,“谷雨过后是立夏,小满,芒种……”

    “听起来名字很不错。”章鱼哥跟着她一起念叨。“白露,秋分,寒露……”间或他还用手指蹭一蹭头顶上的小章鱼,然后俊美的脸上就会有淡淡的笑容浮现,似乎只要碰到那滑溜溜的身体,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前面就是离渔村最近的镇子了,他们只要把鱼送到鱼肆里,事情就结束了,然后章鱼哥就会把得到的钱换些章毓喜欢的东西带回去。

    一人一鱼已经有很多次来这里,所以路上的行人也见怪不怪了,所以章毓都会很悠闲自在地待着,或是趴在头顶,或是挂在他脖子上,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了。无声无息间,章毓忽然从头顶上滑下来,用最快的速度钻进了他的衣衫,连一点都没有露在外面。

    “你怎么了?”章鱼哥停下脚步,摸了摸胸口的小章鱼。

    “有点不舒服,歇一下。”良久,衣衫下才传来她微落的声音。

    章鱼哥眉头紧了一下,看了下前方熙攘的人群,此时的鱼市里有很多人在买卖,而那家鱼肆就在前方不远处,“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他其实也不喜欢人很多的地方,至于手里的东西没关系,本来也不是真的以此为生的,随手扔了就是。

    “不行,送完货再走。”章毓的声音严厉起来,“做人要有信用,好了,不要和我说话了,这里有外人。”

    “好吧,我听你的。”章鱼哥一手护在胸口,继续前行,渐渐走入人流里,向那个鱼肆走去。

    这个镇子的鱼市是这边最大的一处,周边的渔民都喜欢来这里,很多需要新鲜鱼类的店家与个人也通常在这里采购,所以很热闹,他们要去的那家鱼肆就在这个鱼市里,一眼就能看见。

    空气里有一股强烈的腥味,穿梭在这人群里的人也都是衣衫朴素的人,衣袍都是黑色和灰色,很多都破败而陈旧,不是渔民和贫民,就是店员或是哪家仆人,但在这暗灰色的人流里,如今却站着一个紫衫的年轻男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时不时就会有人偷偷看他几眼。

    这人背对着他们,一头浓郁的乌发披散在肩膀上,身材高挑纤长,一身紫袍尊贵而奢华,一尘不染,紫色的袍角翻飞,上面隐隐绣着金丝暗纹,斑驳反射着淡淡的光泽,在这样嘈杂的人群里,显得特别的格格不入。

    他正站在一家鱼肆前,脚步踯躅不动,似乎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很长的时间,既不进去也不离开,对旁人的视线和招呼视若无睹,充耳不闻,就这样呆呆看着什么,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思维里不可自拔。

    忽然,他转过身来,露出半边侧脸,这般俊美非凡的容颜,眉宇间却带着一抹沧桑与憔悴,那双琉璃般透彻的眼眸更有着一眼就能看见的忧愁。

    小毓儿,你到底在哪里呢?是不是他再也找不到她了。赵之睿慢慢回过神来,不知不觉间他居然站在了这种地方。

    “店家,把这些都卖给我吧。”他指着一个坛子道。

    “好咧,这些都要?所有的?”鱼肆的员工一边问一边把手伸进坛子,“需要给你弄干净吗?”他指了指案板上处理地很干净的一堆鱼,那是排列得很整齐的小章鱼。

    “不需要。”赵之睿的眼里忽然有着寒光,声音也一下子冷漠起来。

    店员犹豫了一下道,“好吧,不过你这样拿回去也是死的。”他看了又看也没发现这人带了什么工具,离了水这些小章鱼肯定也活不了。

    “把这坛子也给我吧。”赵之睿扔给他一锭银子,不再说话,而是把坛子托在了手心,慢慢转过了身体。

    在他前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眉目英挺而帅气,一双凤眼分外有神,乌黑的眼珠让赵之睿一下子想起了一个人,就见他一手贴着胸口,一手提着个巨大的罐子。

    两人相对而站,却在不经意间各自挡住了对方的路。

    赵之睿忽然觉得对方的气息很熟悉,那么的似曾相识。他盯着他看了两眼,空着的那手忽然就攥紧成拳。

    他知道为什么熟悉了,因为这个年轻的男子不是人类,与他心爱的姑娘一样,这人也是一只章鱼。

    这是一个妖精,章鱼精,所以他身上的气息才会那么相似,赵之睿慢慢转过头来,心下忧伤,为什么不是他的小章鱼呢?

    他放下手来,虽然这人是章鱼精,他也不想杀这人,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既然他都想把渔民捕到的小章鱼带回大海放生,又何必要去杀她的同类呢?成了精又何妨。

    章鱼哥站在原地不动,刚才一瞬间,他只觉得胸口上的小章鱼贴在他的皮肤上一动不动,仿佛连气息都消失了,似乎想把身体全部压扁,他都觉得手下忽然间就空荡荡一片了。

    他仔细地看了眼这个紫袍的男子,长得很不错,但却不是当日那个白衣男子,他可以断定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只是……

    章鱼哥把手心紧紧贴在了胸口,把章毓的身体全部藏在了手下,然后把自己的气息全部释放出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就会这样做。

    眼前的紫衣男子显然道行深不可测,他这样小小的精怪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他一点也不想示弱。

    赵之睿看着面前的男子散发出的隐隐敌意,迈过步子离开。他没有心思与人为敌,这些人这些事都挑不起他一点点的战念。

    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呢,谁也找不到她,顾容亭找不到,他赵之睿也找不到,只有离海的水一如既往地奔流,在潮起潮落间看尽人间一切悲苦。

    是不是她真的变成了一只最普通的小章鱼,静静地躲在了海洋深处?是不是她再也不愿上岸来。

    多么希望她能再上来看他一眼,让他看她一眼。

    他想她上岸,可又担心她被渔民抓住没有了生路。

    他想见到她,却又害怕在这些肮脏的地方看到她的身影。

    都是他的错。

    这样的地方他不愿再来,可为什么他在这样的地方,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有一种香甜温软的味道,萦绕在他心间,仿佛她就在他的身边。

    是不是因为他实在想念她而产生的错觉,还是因为手上这一坛子的小章鱼。

    赵之睿站在路口回首而望,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各色各样的海鱼篓子里,他的目光没有焦距没有终点。

    只有他孤独寂寞的身影,与潮水而伴。

    小毓儿,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