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几天,就前几天, 兄弟仨人还在家里一起喝酒, 转眼间,手术室里就躺了一个, 生死未卜, 这让杜甘怎么受得了。

    那天,杜甘的生意结了一笔货款, 数目不菲,他妻子想拿出一部分钱跟她平常打牌做美容的太太团去南方炒房子。

    这几年房价疯涨,会算计的二伯母和杜甘商量,趁着现在手里有闲钱,多买几套是几套, 将来生意不行的那天,靠着收租子咱俩也能养老,要是杜跃长大了要结婚成家,留给儿子又是笔财产。

    毕竟这年头除了金子房子,什么都是虚的。

    二伯母在家里管钱,很强势,说完这件事,就揣着卡和她的小姐妹一起坐飞机考察楼盘去了。

    杜甘翘着二郎腿, 手里盘着一串檀木珠子,笑骂自己娶了个财迷老婆, 嘴上骂, 心里甜, 他这个老婆虽然会算计,可要是没她这么个人帮着打理,自己也没今天。

    杜甘靠在皮沙发里,哼着小曲,满意看着自己家里的大别墅,越看心情越好,比比自己生意上的朋友,哪个有他顺风顺水?比比自己的兄弟,哪个又有他日子过的滋润?

    想着想着,杜甘觉得自己平常和老大老三的联系太少,亲兄弟间的感情疏于维护,就给杜敬和杜希分别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是这么说的,我老婆不在家,杜跃也不回来,今天就我自己,你俩要是下班没事,来我家里一起喝点小酒?没有外人,就咱们兄弟三个,以前在老爷子家里好多话不能聊,这回敞开了说。

    杜甘能请客喝酒,这可稀奇,杜敬和杜希去的时候还心里犯嘀咕,是不是有什么事了?

    到家里,小保姆做了一桌饭菜,杜甘开了瓶酒正在等。

    落座后,杜敬和杜希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敢动筷子。

    “老二,你有事你就直说,不用搞这些花招子。”

    “哎呀都说了没事,最近挣了点钱,趁家里没人,咱们仨好好喝顿酒。”

    “哟,那这是让我俩陪着你开心来了。”杜敬稍有放松,脱了外衣才敢喝他弟弟家的酒。“我跟老三一个政委,一个主任医师,你这顿饭规格很高啊。”

    杜甘搓手哈哈笑:“我知道咱家数我学历低没文化,老四要是活着,搞不好现在也当上个院长,局长了。”

    提起杜家早逝的老四,兄弟三人同时半晌没说话,杜敬低头拿起杯:“不说了,先喝一杯。这杯算我跟杜希祝贺你生意兴隆,节节高。”

    酒过半巡,杜甘有点喝高了,和哥哥弟弟讲了些以前妻子在,他不方便说的话。

    “大哥,以前在老爷子那儿,桂萍在,我不方便说,以后你跟老三要是有难处了,有用钱的地方,就跟我说,这些年你弟弟手里还是有点私房钱的。什么借不借的,杜家只要我有,我就得让你们都有。”

    说着,打了个酒气熏天的嗝,杜甘一把搂过杜希肩膀:“老三——”

    “你知道我最烦你闷着不吭声的样,你心里苦,我们都知道,娶个老婆吧,得,第二天就离婚跟别人跑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再婚的,本来以为这日子能好起来,再给你添个孩子,谁知道没几年自杀死了,孩子非但没生,还给你留个别人的儿子养,你说你图啥?”

    杜希不爱听,起身去厨房冲蜂蜜水。

    杜甘倒回椅子上,冲杜希背影呵呵笑。“我知道你不爱听,不爱听我也得说,这话除了我,咱家再没有别人能告诉你。”

    “你说你对胡唯好,能好一辈子吗?将来他翅膀硬了早晚是要回到他亲爹那儿去的,说难听点,到时候你连个给你送终的人都没有。”

    一旁的杜敬听不下去了:“老二!!”

    “叫我干什么啊?话糙理不糙,是,他母亲没了,这事多多少少杜希得负点责任,可养了那小子十多年,也到头了。什么事儿,也该想着自己了。”

    趁着杜甘说完这句话,杜希端着解酒的蜂蜜水跟他二哥开口求了件破天荒的事情。

    “你话都说到这了,我今天也求你件事。”

    杜甘接过来抿了一口:“就冲你这杯水,什么事我都得答应啊。”

    杜希落座,温和看着大哥和弟弟。“你也知道,我住的那房子是当初医院组织买的老房子,位置不错,就是硬件太差。最近三环外开发了一个商品小区,开发商来我们医院搞集体购买,有优惠政策,我想……再添一套。”

    杜敬当然赞成。“好事,也该换了,要不然等过几年拆迁,这房子还是个麻烦,你手里缺钱?”

    “缺一些,但也差的不多,我想先付百分之八十,剩下二十贷款慢慢还。”

    杜甘哎了一声:“贷款干什么,剩下二十年给银行卖命啊?你说缺多少,我都包了。”

    杜希不理会杜甘酒话,只说:“你要真想帮我,就先借我八万,这房子我是打算给胡唯住的,他现在没女朋友,可早晚都要准备,趁年轻给他点房贷,让他有些压力。”

    杜甘一听,原来杜希换房子不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那不跟他姓的儿子,当下就反悔了。

    “我没钱,有钱我也不借!”

    杜希难得呵笑,讨好地往杜甘杯里又添了半杯水:“你刚才都说了你什么事儿都答应,我就当你同意了。”

    “这钱我给你写借条,年底医院发了奖金就还。”

    杜甘痛心疾首看着大哥:“看见没,一根筋,咱们杜家的人都一根筋。心里想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晚上坐在一起喝茶时,杜希没忍住问杜敬:“大哥,你们支队有安排人外出培训的情况吗?”

    “有,但是不多,都是基层骨干送去学习。”

    “那,有出去培训,然后留在外地不回原单位的情况吗?”

    杜敬听出他话里有话,“怎么?是胡唯要走?”

    杜希叹气,将胡唯要去虬城的事情说了一下。

    “哦——”杜敬眉头紧锁,“每个单位情况不一样,这里面的事情很多,选谁去,去哪里,学什么,这都是有考量在的。命令既然已经下来了,你也拦不住,换一面讲,也是胡唯优秀,要不怎么让他去。”

    话是这么说。

    可,解不开杜希的心结。

    杜甘还坐在不远的地方沏着茶水火上浇油:“你管他是不是真去学习,就是人家亲爹找上来门要把孩子接走,为了让你心里好受编的瞎话,你能怎的?堵门口不让走不成?”

    杜希烦躁:“你快闭嘴吧!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嫌我话唠,嫌我说话难听,诶,可越难听越是这个理儿。”杜甘仗着喝点酒,瞎放炮。“老三,这也没别人,你跟我和大哥说实话,你到底见没见过胡唯的生父?他妈妈走这么多年,那边就没来人问?也没人打听?这孩子真就连个根儿都没有?”

    杜希没有讲话。

    杜甘瞪大眼睛,从心底佩服:“那他这亲爹可是个人物,儿子放在外头十多年不找也不问,要不就是人没了;要么啊……是个富贵命,老婆儿子一大堆,把他给忘了。”

    “还活着。”

    冷不防说出这么句话,让人吓一跳。

    “你见过?”

    没见过,但杜希知道他是谁。

    一件压在杜希心里很多年的事了。

    胡小枫去世时,没有任何征兆,也没给任何人留话,唯独写了封信,又撕碎,压在枕头下。

    杜希将那封信粗略拼上,信封上端端正正写了四个字。

    岳小鹏启。

    杜希从不知道胡小枫前夫的姓名,但和她夫妻一场,也从生活的只言片语中得知那人和自己一样,是个医生。

    胡小枫和杜希婚姻三年,虽是半路夫妻,可也算相敬如宾;如今她临走临走,没对自己说一句话,甚至连她亲生骨肉都没托付,偏偏给她前夫留了封信。

    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执着,执着到已经分开跟别人生活在一起时都觉得痛苦,可见她爱他到了什么地步。

    至情至性的胡小枫啊。

    那封信,杜希到底没看内容,将它拼凑好,在烧掉和留下挣扎许久,最后默默收进了抽屉。

    本该在胡小枫走后杜希是要问一问胡唯的,你母亲走了,你想不想回去找你亲生父亲,如果要找,我这里有一封她写给你爸爸的信,有地址,或许会有消息。

    可,变故出现在胡小枫的葬礼上,胡唯对杜希那重重一跪。

    这一跪,跪碎了杜希的心,他想,不管胡唯生父在不在,都不找了。他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从此,他就是他父亲。

    直到后来胡唯去当兵的第二年,杜希去虬城参加一个心血管方面的会议,会议主讲人在显示屏上打出岳小鹏三个字时,杜希才敢真的确定。

    胡唯的父亲非但没死,还好好地活在世上,活的受人崇敬,活在光芒之上。

    台上那人的长相,说话的姿势,微笑的眼尾纹路,渐渐重合胡小枫的脸,然后拼凑出胡唯的模样。

    你说说这样的事情装在杜希心里,他心脏怎么能好受。

    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父子俩会相认,担心胡唯会走。

    把这些事终于倾倒出来,杜希眼里有泪,兄弟三人烦恼着,忧愁着,如果杜希早把这信给胡唯看了,或许就没这些事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杜希孤独半生没有子女,对胡唯,是存了私心的。

    可已经把他养了这么大,要杜希亲口对胡唯讲,把他送回他该去的地方,等于要了杜希的老命。

    所以,所以!

    这次在雁城举办的这场会,有胡唯即将要走的事在先,又有杜甘那番半开玩笑的话在后,和岳小鹏这次见面怎能不让杜希多想。

    他冲自己那样笑,活了半辈子的人,那个笑容压根就不是初次碰面见陌生人的客套微笑,那笑容里有意味深长,有欲言又止,有着等大会散场我要和你桩桩件件好好聊一聊的狐狸狡诈。

    他以为岳小鹏是上门来要认儿子啊。

    最让杜希伤心的是,胡唯怎么能背着他,不把这些事情告诉他,就这么悄没声做戏把自己去虬城的路铺的敞敞亮亮!

    前几天,他还打算为他买个房子,让他成家立业,有自己的空间。

    杜希越想心里越难受,直到失去意识咣地一声倒在地,被送进手术室。

    这么乱的时候,岳小鹏也不是个省心的,偏要挑在这个时候搅混了杜家这潭水。

    有护士来传话:杜主任家属来了,想求个大夫出去说说情况呢。

    张院长闻声要出去:“我去说,我去说,他家老爷子岁数大了,看见认识的人心里还会好受些。”

    杜希正在做麻醉,各项体征机器都上了,距离手术还有几分钟。岳小鹏心思一动,忽然说:“让我去吧。”

    张院长一愣,怎么?

    “我是主刀医生,把情况交代的更细致一些。”

    张院长一想,也好,跟杜家老爷子说这位是虬城来的医生,更能让人宽心。

    两个绿色手术服一前一后出门,杜家哗啦啦一帮人涌上前。

    张院长和他们握手,关系熟稔:“老爷子,都来了啊。放心,情况还可以,已经在准备手术了。”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岳小鹏已经将杜家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看了一遍。

    “这次手术比较大,主要是打开看看血管栓塞情况,另一个是怀疑杜希有瓣膜坏死,一旦坏死就要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小河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长宇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宇宙并收藏小河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