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为防盗章  闭目昏睡了一日, 第二日清晨她在一片爆竹声和欢笑声中疲惫地睁开眼。

    不知是哪家接新娘,那欢庆的锣鼓和鞭炮震天响。她听到人群的笑闹,听到孩童高高唱起的童谣:“新嫁娘、穿嫁衣、带金银,晨起时来对铜镜, 画完眉来描朱唇!房外新郎骑红马, 红马后跟大红轿,红轿来把新娘抬, 锣鼓鞭炮似过年!新郎笑对陌路人,新娘不舍把泪扬, 进到夫家拜天地, 从此娘家陌路人, 夫妻恩爱同到老,一生一世一双人!”

    孩童的声音天真无邪,菱娘也忍不住跟着轻轻唱起。唱着唱着, 眼泪却滚落下来,何曾几时她也像这些孩童一样, 每每有新娘出嫁便尾随着, 唱着这只童谣紧紧地跟着。可现在,外面那样自由自在的日子, 没有了。

    不知出于何种居心, 她在的屋子突然被一个青楼姑娘打开。那姑娘眉眼妖致, 摇着一把华贵的小香扇嫌弃地看看四周:“哟这里哪是人在的地方, 怎么?难道妹妹还没想清楚?”

    菱娘被绳子吊着, 怒视她一眼:“你走。”

    青楼姑娘摇着小扇慢慢踱来:“我可是一片好心啊, 像妹妹这样的佳人应该聪明些的,这样也能少吃些苦。你听那外面锣鼓震天的,若妹妹活下去,指不定也有哪天有人会给你一个那样的婚礼。”

    菱娘闭口不言。

    青楼姑娘打量她一眼,故作惊讶:“我瞧妹妹你这样淡然,莫非…是你还不知道?”

    她这样牛头不对马嘴菱娘最是讨厌:“有话直说。”

    青楼姑娘用小扇掩了嘴:“哎呀那么凶做什么?不过出于好心我还是告诉你好了,你知道外面礼炮齐声的是哪家结亲吗?”

    菱娘道:“关我何事。”

    青楼姑娘道:“怎么与你无关?今日出如此大手笔结亲的,可是你的亲哥哥啊。”

    犹如一道惊雷,猛地炸在她的心头。

    青楼姑娘笑道:“你家家世不好,只是个街头卖豆浆的,哪里办得起如此婚礼。呵,这钱究竟哪里来的,我猜妹妹一定清楚吧?我听说你爹娘近日在忆城买了处宅院,还到奴隶市场低价买了六个小丫鬟和两个小厮,不仅如此还混了这些年卖豆浆的钱替你哥哥买了一个铺面做生意,今日更是请了所有亲朋好友接了新娘子。所以妹妹,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明白吗,我们女人这一生啊就像筹码一样换来换去,命好的嫁个好人,命不好的就落成你我这样的地步,既然如此还不如……”

    菱娘拼命挣扎着想要捂住耳朵,怒骂她道:“你走!你走!”

    青楼姑娘笑颜不在,见她如此不知好歹甩了袖子道:“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是见你可怜才来劝说你的,既然你不听,那便自己作死吧!”

    她一走,菱娘皱了整张脸极痛地放声大哭。

    外面礼炮锣鼓还在响,孩童的歌谣还在唱,菱娘哭得反胃连连。

    第二日午后,正当她伤心得几近晕厥时,青楼的老妈妈慌慌张张地带人冲了进来,把她从绳子上解下后忙吩咐请来的大夫为她诊治。

    菱娘浑身是伤,被人解下后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她又躺在初到青楼时的屋中,床边有两个小丫鬟看守。青楼的老妈妈也在屋中,见她醒来悠悠道:“你这贱丫头倒是命好,你生的漂亮的这一消息被咱们忆城的官老爷知道了,他现在放话说要讨你做十姨娘,下月就来我们这接人。你呀可别闹腾了,好生给我养着。”

    忆城的官老爷是个将近六十的好色之徒,长得肥头大耳不说,还有折磨妻妾的嗜好。菱娘小时就常听人说他又抢了哪家的姑娘,或者哪家的姑娘又被他折磨的自尽了。

    让她嫁给他做小,无疑是出了一个火坑又进了另一个火坑。

    菱娘身体还虚,漠然地道:“我不嫁。”

    老妈妈笑了笑:“小丫头你可认清现实吧,你以为你是皇帝陛下的公主,还想不嫁就不嫁?我告诉你吧,就算是皇帝的公主,这结亲的事也不是她们自己能决定的,更何况是你这样的穷丫头?”

    官老爷点名要的她,老妈妈将她看得死死,几次寻短见都被救回来,如此折腾几番官府接人的轿子到了。

    因是娶小,加之又是青楼之人,官府为掩人耳目是等到夜深人静才抬了一顶不起眼的轿子来接人。没有礼炮,没有锣鼓,没有送亲的队伍,青楼众人只替她画好妆,穿上次红色的嫁衣堵了嘴绑起双手双脚硬生生塞进小轿。

    老妈妈虽痛心失了摇钱树,可官府给的银两不少,菱娘又是个寻死寻活的,就又看开了。

    小轿快速把菱娘抬到府上,菱娘悄悄将一根银钗攥在手里。官老爷闻讯而来,菱娘被扔在床上抬手就将手中银钗没入他的肩头。官老爷吃痛,疼得满床打滚鲜血洒得到处都是。

    下人风一般的涌入房内,抓住她的头发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在她的脸上。

    官老爷气急了,大骂道:“贱人!你竟敢伤我!”说着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

    菱娘口吐鲜血,状如疯子,口中仍定定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好!”官老爷怒极反笑,捂着肩头的伤处恨恨道:“你愿为玉碎,那本老爷就成全你!这城里半年不下一滴雨,准是天上的神仙生气了,先前一个神婆告诉我要选一个处女做新娘嫁给神明,依我看不管是真是假,这件事正巧合适你!”

    末了不再看菱娘一眼,对下人道:“来人!把这疯婆子拖下去,贴出告示就说城中不下雨的原因找着了,让神婆算一个好日子把她烧了祭神明!”

    •

    “听说了吗,官府贴出告示说咱们城中不下雨的原因找着了!”

    “嘶,让一个大姑娘嫁给神明,这是不是有些荒唐?”

    “我看不荒唐,其他地方不是每年都有让妙龄女子嫁河神以求出船顺利的吗,咱们城中挑一个嫁给世间主水的神明这也没问题,兴许这人嫁过去老天就下雨了呢?”

    “就是,她一个人换城中数十万人的性命,这是她的荣幸啊!如果成了我们大家都会记住她的,光宗耀祖啊!”

    “你们这么一说还有几分道理,只是嫁给水神为什么要火祭呢?”

    “嗨,这还不简单!如果水祭那不是嫁河神了吗!”

    一人道:“哪家的姑娘被选中了啊?”

    “还有哪家,就是那个被爹娘卖到青楼的菱娘啊!”

    众人疑惑了:“怪了,她不是被卖到那种地方吗,怎么还能选中她?把她嫁给水神,水神大人不会生气?”

    “说来真是及时雨!我听官府的人说,咱们忆城的老爷和神婆正用秘术算城里姑娘的生辰八字,看看水神大人喜欢谁。结果巧啊,三次算出的结果都是菱娘,老爷和神婆当即不敢马虎,连忙查人去青楼接菱娘。你们猜怎么着,真是天意呀!官府的人去时,菱娘正要被青楼的老妈妈拿去□□!”

    “那合着,她现在仍然是个雏儿了?”

    “那当然!”

    “神了!真是神了!”

    “没准把她祭了水神,这里就真的能下雨了!”

    “那还等什么,这是她的荣幸,赶紧啊!”

    ……

    六月初六,满城欢呼围观。

    水神娶妻,礼炮轰鸣,锣鼓掀天。

    菱娘穿上血红的嫁衣坐在铜镜前,丫鬟为她画了眉,描了唇。最后给她带上金银做的发冠,盖上红盖头。

    祭台和柴火早已备好,屋外前来接她的花轿为她敞开了门。

    九千岁上下晃起白尾,突然间又是灵机一动:“你说——有没有可能郁唯的某一世与菱娘有很深的纠葛?当然,不是恋人的那种!”

    将卿沉吟一阵,道:“不排除这个可能。”

    九千岁盘腿坐着,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右手握了拳锤在左手掌心:“我有办法了!来,咱们测试一下菱娘,等结果出来她究竟是好是坏也就知道了!”

    将卿不知道他所谓的测试是个什么意思,九千岁凑近他的耳朵悄悄说了一阵,说完后将卿颦眉点了点头。

    半晌后,远处突然传出一人的惊喊:“救命!救命呐,有没有人救救我啊!”

    许久前菱娘突然问郁唯的名字,郁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前前后后一衡量,干脆要紧了牙关不说话了。

    菱娘见他不说话,不强求也不继续问,便也安静不语了。

    郁唯家教严谨,少时长辈就时常教导他要谦虚有礼,面对女孩子时更要谨慎些。他自小就受这些熏陶,心性和性格也随着家人长辈的预想而发展着,故而此时面对菱娘时突然失礼,这不禁叫郁唯默默在心中说了无数声抱歉。本以为他不回答这个问题,菱娘怎么也会转移话题,哪知她竟就如此不说话了。

    她不说话,郁唯心里想了很多,有什么是不是她生气了,还有什么自己是不是太失礼了,心神不安地胡乱想了好一会,刚要开口向她道歉,便听洞外传来一阵阵呼救声。

    大晚上的,又是荒无一人的雪地深山,真是太叫人毛骨悚然了!

    菱娘也皱起好看的眉,连连看向郁唯身后。

    洞外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又惨叫道:“冻死啦冻死啦!好大的风雪,好冷的天气,到底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这声音说是凄惨倒也的确是凄惨的很,只是仔细听去却又有些凄惨的过了头,倒叫人觉得不太像活人。

    郁唯小臂间起了些鸡皮疙瘩,菱娘眉宇皱的更深,两人又屏气听了一会,那家伙又叫道:“太冷了!真是太冷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就上山挖个雪莲,怎么就那么惨啊?!”

    听他说“还让不让人活”以及“就上山挖个雪莲”这两句话,郁唯立即起身:“这应该是个活人,你呆在这里,我出去看看。”说罢,他就在火堆里选了一个火把握在手中。

    菱娘也起了身:“不行。你想这么冷的天,谁会一个人到这种深山来?”

    郁唯顿了一下,还是道:“可万一真是个人呢?”

    菱娘道:“那万一你出去,那东西不是人呢?”

    郁唯结巴了一下:“我,我……”

    可巧,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外面又叫了起来:“天呐太冷了,我受不了了!有没有好心的人啊?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冻死我一个不要紧,可我死了他们怎么办啊?”

    郁唯眉间透出一丝决绝,往洞口踏出一步:“不管是什么,我都不能见死不救!”

    菱娘很急地一把拉住他:“为什么?”

    郁唯道:“因为,我遇见了。”

    此话一出,菱娘呼吸狠狠颤了一下。趁此机会,郁唯抽出被她抓住的衣裳:“我无礼了。”末了,又道:“外面风雪大,你刚伤了脚就不要出来了。”

    菱娘稍稍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声音却有些哽咽:“这是什么话,外面的东西人鬼不知,我若不跟去万一你出了事,难道要我一个人在这担惊受怕?”

    郁唯张了张嘴,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好吧,只是千万要小心。若他……若他真不是人,那你就先跑吧,由我拦着。”他想的很简单,菱娘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噩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噩霸并收藏这只狐狸有点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