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太过纵容她们?六皇子殿下的汗巾你交给了张嬷嬷,她怎么会那么不上心转身就无意地被丫鬟给烧了?为什么对你那般盛气凌人,明里暗里都给我使绊子,却对太子殿下那般尽心竭力,点头哈腰,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苏苓平缓了下心绪刚要开口,却见炎夜麟起身要离开。

    “你要去哪里?”苏苓脱口而出。

    “看你情绪那么激动,我出去逛逛,没准儿一会儿你不生气了,我再回来找你商议礼物的事情。”炎夜麟瞪着眼睛,说着些无关紧要的话。

    苏苓更是气愤,炎夜麟说话又抓不到重点,他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什么。

    “不必了,礼物的事情你自己想吧,我心情不好,需要静养,皇上寿辰的时候你派人来接我就成,已经答应的事情我不会食言的。”苏苓的不悦都表现在脸上,说出的话也是冷冰冰的,抬脚就要向外走。

    炎夜麟神色有些许慌乱,立即挡在苏苓面前,几乎斩钉截铁:“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只要你帮我。”

    苏苓和炎夜麟不过相差一头,眼下炎夜麟情急之下挡住往前冲的苏苓,两人差点撞在一起,距离更是在瞬间缩短。苏苓的鼻尖险险擦过炎夜麟的胸膛,顿时耳边温热的感觉蔓延开来。

    “我想你留下来。”炎夜麟低头望着几乎就要埋进自己胸膛的苏苓,声音温柔缱绻,带了几分真情,几分柔情。

    苏苓能感觉到脸部的灼烧和耳根的灼热,没有抬头闷闷的说道:“我说什么你都会做吗?”

    炎夜麟却是没有说话。

    苏苓心中刚刚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压下去的怒火,在炎夜麟的沉默中又开始蠢蠢欲动。猛地抬起头,却对上炎夜麟深情望过来的眼眸,怔愣间只听他柔声道:“你说什么,我都会做。”

    苏苓有瞬间的晃神儿,明白过来自己在干吗,暗骂了一句,干脆利索:“好,那你现在带我去绯珠的房间。”

    炎夜麟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语气有些狐疑:“你去绯珠的房间做什么?”

    苏苓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就刚刚的话将他:“你可是说过了,我说什么你都听的,怎么,这才第一个要求就反悔了?”

    炎夜麟有些为难,微微皱起眉:“不是我不让你去,绯珠死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进入她的房间,对死者不敬不说,也不吉利。”

    苏苓虽然也很厌恶绯珠,可是人既然死了,自然没有必要再去鞭笞她的尸体来解昨日所受之气。对于炎夜麟误会自己的瑕疵必报,苏苓反倒没有生气。

    绯珠生前,炎夜麟对她百般迁就,死后还是顾全着她的尸体和名声,这样的男人,虽然昨日还觉得他太过软弱,现今看来,倒是也有可取之处。

    “你放心,我不会对绯珠的尸体怎么样的,我只是想去看看。”苏苓再一次声明自己的意图。

    炎夜麟望着她,审视的意味明确,半晌才对苏苓道:“你是不是仍旧不相信绯珠是暴毙而亡,所以要亲手去验证?”

    苏苓被炎夜麟的洞察能力又是一惊,仔细端详面前这个面部表情依旧是无知模样的脸,想从他脸上寻找到任何一个可能有突破口的破绽,但无奈,也不知是炎夜麟隐藏的过深,还是真是自己的多心,除了无知还眼底的那总是若隐若现的精光和意味深长之外,再无其他。

    苏苓索性坦白:“按照常理,给死者一个明明白白的死亡说明,比笼统的一概而论成为暴毙而亡要来的敬重吧,死者,也是需要一个解释的。”

    炎夜麟眉头皱得更深:“什么解释?”

    苏苓也不跟他绕圈子,这个男人,说不清什么时候是清醒理智有智慧的,什么时候又是无知孩童外加幼稚的。

    “暴毙有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两种可能,当然还有内外因素一起作祟的可能性,我想要的,想给死者的,都是一个关于暴毙的具体解释。”苏苓盯着炎夜麟的目光认真道。

    “然后呢?”炎夜麟进一步追问。

    苏苓一愣:“然后?没有然后了,唯一一点有利的地方,就是你向皇后娘娘回禀的时候不至于被她呛住。她不是一直不喜欢你吗,若是因为这件事而治你的罪,你有理说不清。能讲明原因的事情,为何要让它稀里糊涂的面世,也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苏苓自认为说的头头是道,站在炎夜麟的立场上她确实想了很多,而这也成为能够说服他带自己去的筹码。

    炎夜麟眉头舒展,脸色却并不好看,甚至可以说,从苏苓说要去看绯珠房间的时候,他的脸色就一直没有好看过。

    炎夜麟转身走出大厅,苏苓紧随其后,心中甚至带了点成就感的雀跃。

    为自己的口舌,也为炎夜麟的答应。

    途中经过后花园假山的时候,却意外的闻见有烧东西的焦糊味,这个时间点,眼看将近中午,会是谁在这里大胆烧东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