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形势转变的太快,谁也没有反应过来,顺着皇后娘娘的手指本能地望向了苏苓的方向。

    皇上沉着面色,极为不悦:“皇后,你乃后宫之主,理应母仪天下,言论之凭据若非凿凿,又何以在后宫竖威,何以母仪天下?”

    皇上是在警告皇后莫要在众爱卿面前生事,可皇后也正是因为众人皆在,才足以让苏苓难堪,令皇上迫于压力之下而降罪于苏苓。如此这般,也间接牵连了炎夜麟,本就废物的一个皇子之位更加摇摇欲坠。

    皇后对皇上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皇上,您难道忘记了吗?当初六皇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赌石,就是皆因苏苓而起,若非是她,也不会令皇子之间因皇子之位而相互排挤,产生隔阂。皇上您说说看,像苏苓这样的女子,不是惟恐天下不乱之人吗?”

    一语即出,全场哗然,议论之声四起,众人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看像苏苓的目光带了无奈和同情。

    当时的那场赌石之战,帝都城内都有所耳闻,毕竟参与者是贵为东胜国的两位皇子,而最后又惊动了皇上得以降下圣旨当场救急。可见这件事对于皇室中的影响多大,现在连皇后娘娘都就此事论断罪名,众人更是认定了苏苓今日难以逃脱罪责。

    苏苓却是觉得好笑至极,原以为皇后会是拿出天大的罪名扣在自己头上,闹了半天,却只是赌石这件事。

    然而这件事在皇后娘娘的口中却是完全颠倒了是非,好像苏苓才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而并非是炎洛殊。

    仔细想想,自己也没有有利的理由来反驳,毕竟当时情急之下确实当了英雄,可也因此而真的引出了后来的赌斗之事。

    在所有人的无奈和同情中,掺杂其中的,有不少幸灾乐祸的目光。多是那些官宦小姐,骄傲自大却又目中无人,看到苏苓的出色而不甘心产生的嫉妒,让她们在闻听皇后娘娘的一番话后,脸上都似真似假的出现了讶异的神情,以及眼底那难以掩饰的痛快淋漓。

    其中,尤以吴明珠和苏珍的目光最甚。苏珍本就愤恨炎天肆的目光一直黏在苏苓身上,如今苏苓成为众矢之的,炎天肆不置可否将目光逃离了事故中心,这才发现了一直对他含情脉脉的苏珍,苏珍也就如愿以偿的,和炎天肆遥遥相望,眉目传情。

    吴明珠自是欣喜苏珍和太子殿下的相符相合,再望向苏苓和炎夜麟的时候多少有了不屑的意味。

    苏丞相看起来倒是颇为担忧,倒不是因为担心苏苓,而是因为苏苓是他的女儿,一旦苏苓有罪,他这个当爹的,自然也就逃脱不了干系,往大了说,像皇后扣上的这种祸乱朝廷的罪名,是最有可能株连九族的大罪。

    唯有处于事件中心的苏苓,多少有些不以为然。皇上又不傻,既然当初下了那道圣旨,自然也就明白此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皇后在众人面前言论,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可问题的关键是,皇上不会自己给自己台阶下,皇后都已经把罪名结结实实扣在苏苓头上了,又说的如此有理有据,况且还是众人都有所耳闻的事实,而在场的又没有能为苏苓说话求情的,皇上总不能自己走下台阶来成全苏苓。

    九五至尊,总是还要些皇威的,因小失大,从来都不是皇者的风范,这也是为何只有顾全大局之人才能在这个位置坐的长久。

    而处在事件中心的苏苓,又是最不能开口言说自己无辜的,白费口舌。

    皇上铁青着脸看着苏苓,目光中透露出隐隐的期盼,他还是希望苏苓能够开口为自己辩解的,无论是何种方式,事件一旦有了突破口,就有顺坡往下走的趋势,还怕见不到真相?

    正当僵持状态持续,苏苓感觉到炎夜麟拉了拉自己的衣袖,侧头疑惑地看向他,却见他在对自己撇了撇嘴,一副十分委屈的神态。

    苏苓心中诧异,明明受委屈的是自己,他跟着凑什么热闹。锁眉惊诧之际,却见他突然又眉开眼笑,好似刚才的委屈只是个变脸,快的让苏苓眸光一闪,疑似刚刚只是自己花了眼。

    忽然,苏苓紧皱得眉头舒展,原来如此,深深睇了炎夜麟一个感激的目光,当下便锁眉撇嘴,不多时竟然抽噎起来。

    皇上像是抓住了什么,忙问道:“皇后所言可是事实?若有出入你尽可以道来,朕自当公正处理。”

    皇上都已经开口了,众人自是也看出了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