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苓摇头,“侧皇妃误会我的意思了,取指纹只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说苏珍不是真凶,是因为疑点有三,第一,她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无法在半刻钟的时间内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玉佩放到浣衣房;第二,选择浣衣房本身就是个漏洞,她怎么就能笃定浣衣房的人不会发现玉佩并将玉佩上交,这一点除了跟浣衣房的人熟识、并且能够吩咐她们将需要浣洗的衣物暂且搁置的人才能做到。”

    说到这里,苏苓将目光投向昏迷的喜儿,意有所指。

    白瑛的手死死捏紧,指甲嵌进掌心也无察觉。

    苏锦已经从苏苓的分析中看出了端倪,紧绷的心慢慢松懈下来,嘴角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第三点呢?”

    苏苓给了她一个笑容,“第三点,也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根据之前浣衣房的人的口供,她们根本没有提到苏珍曾经去过这件事。很明显,有人想要借玉佩丢失之事陷害我,而苏珍就是事情败露之后被推出来的替死鬼。”

    “这么做对凶手有什么好处呢?”苏锦非常上道地接上话。

    苏苓露出一个有些天真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是一针见血:“好处?报昨日一掌之仇、令苏家姐妹反目、夺苏皇妃掌家的权利……这些算不算呢?”

    就算是傻子也听出来了,这当中字字句句,都在指控着一个人。

    “苏苓,你太放肆了!”白瑛一掌拍在桌子上,茶水洒了一地,一片狼藉。

    “皇上驾到!”一声突兀而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对峙的局面,片刻的失神之后,白瑛为首的等人都是惊慌失措地跪下行礼。谁也不知道皇上、炎宫浩与炎夜麟等人到底来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

    “都起吧。”皇帝手一挥,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炎宫浩与炎夜麟分别在两侧的椅子上就坐,炎夜麟依旧是面带憨厚的笑意,让人看不出深浅,炎宫浩却是扫了苏锦一眼,别有深意。

    皇上扫了下首众位女眷一眼,目光定在苏苓身上,语气温和中带着一些亲昵,“苏苓,上前一步说话。”

    白瑛闻言,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皇上向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对谁都是不偏不倚的,便是皇后有了不是,皇上也是不假辞色的。如今看他对苏苓这个贱人竟然如此和颜悦色,那今日之事她还有什么胜算?!

    苏珍更是妒忌,她好端端地被污蔑为元凶,现在皇上不先为她洗刷冤屈就算了,反倒还给了苏苓这样大一个恩典。

    无奈苏珍就是将眼珠子瞪出来了,皇上的目光依旧落不到她身上去,他饶有兴趣地看着炎宫浩递过来的纸,就是方才苏苓用以串联所有人的口供的那张,上面赫然就是一张天网,“不错,此法甚妙,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将所有事情事情关联起来,审讯司的人真该来瞧瞧,比起苏苓,他们那些老掉牙的法子实在差远了。”

    苏苓行了一礼,这才谦虚道:“不过是一时情急想出来的小法子,哪儿敢跟审讯司的大人比。”

    情急想出来的?炎宫浩心中兀自摇头,那样的从容不迫,根本就是心中自有丘壑。可惜被皇后乱点了鸳鸯谱,不然如此奇女子,花落谁家还未可知。这么想着,炎宫浩扫了炎夜麟一眼。后者低着头认真看着纸上的东西,半天才朝苏苓的方向望了一眼,回以一个温柔的笑容。

    这个笑容落在皇上眼里,那就是小两口恩爱有加,顿时对苏苓更加满意了,“许多自诩有才干的,做出来的事还不及你的二三分,你不用谦虚。”

    顿了顿,皇上又看向蒸笼上的玉佩,“朕倒是有些好奇,你从何得知每个人人的指纹都不一样的?”

    早在想出用指纹证明自己的清白之时,苏苓就想好了应对之词,因此皇帝话音才落,苏苓就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曾经听一位游士说过,当时年轻气盛不相信,还特地收集了许多指纹,结果却发现游士说的是真的。”

    苏苓这话不是没有漏洞,比如她搜集了再多人的指纹,天下如此之大她也不能将每个人的指纹都搜集到,就此断言太过武断。

    但是也恰恰因为无法证实,所以谁也没有办法说她的判断就是错的。至少在今日的玉佩盗窃案上,她的理论就是成立的。

    苏苓没说是自己想的,却说是游士所言,增加了可信度。皇上连连点头,“能在匆忙之间想出此法,也算机智过人了,再加上你这么一张能言善道的巧嘴,以后怕是得将朕的三皇儿吃得死死的了。”

    皇上之言虽然有玩笑的成分,却也隐隐露出几分担心。炎夜麟本就身有残疾,原以为配个容貌出色的与他,也算是补偿,不想媳妇太过厉害,皇上又有些不愿意了。

    苏苓真是躺着也中枪。原身智商不高,外头就传她痴傻的名头传得沸沸扬扬。好了,她来了,一改前耻,耍些小机灵,又被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