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三皇子府,炎夜麟依旧没有回来,苏苓草草用了饭,便到实验室中继续研究。可惜这一次没有像上一次那样顺利,一直到天黑了,她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直到小玉来催,苏苓才放下手中的东西,回到正院用膳。看丘嬷嬷的脸色,苏苓就知道炎夜麟依旧未归。满府都已经是张灯结彩,三日后兰妙婷就要过门了。庭院夜凉如水,有种深夜静谧的孤独之感。

    一夜无话。

    第二日起来,大大的太阳悬挂在高空中,苏苓洗漱之后,小玉送来了膳食,同时还送来之前苏苓命人去打磨定制的物什。苏苓看到这个,心情倒好了许多,语气中带着欣喜,“这么快就出来了?”

    小玉笑着点头,“都是皇妃庄子里头的人,一听说是皇妃特地吩咐的,都放下手头的事情。至于保密性,皇妃更加可以放心,前后接手的人不超过三个,每个人对应不同的流程。可以说整个东胜,这块小东西还是独一份儿的呢。”

    说到这里,小玉也好奇起来了,“这东西看起来晶莹剔透的,比琉璃还要通润,莫非也是女子的饰物?”

    苏苓笑着摇头,“那倒不是,这东西的用处可大了……”

    话还没说完,小桃急急跑进来,“皇妃,大事不好了,外头有官兵将三皇子府包围住了。”放下门房的人来报,她还只当他们是胡说,不想一出去差点被当场拿下,吓得她立刻命人紧闭府门,随即来向苏苓禀报。

    “官兵?”苏苓眉头皱起,“可看清楚是哪一方的人马?”

    苏苓第一反应就是皇后的人,但是皇后懿旨才刚下,侄女还没嫁过来,应当不会这么着急给炎夜麟扣帽子才是。

    小桃皱着眉头,冷静下来之后再回想,猛然拍了拍手掌,“是六殿下,错不了的,就是他。”方才那句“若有违者,格杀勿论”的命令就是他下的,小桃可算把他记住了。

    炎洛殊?

    苏苓眉头一挑,昨日给她指路、对她殷殷劝导的便是他,这才一夜的功夫,他就带人来包围三皇子府,不会是精神分裂吧?

    收好手上的东西,苏苓掸了掸衣袖,“小桃就留在这里,走,小玉随我出去看看。”

    此时,围府的士兵正打算强行攻进去,就见紧闭的府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随后走出来一行人,为首一人身着华贵襦裙,眉目如画,气度华贵凌然。

    为首的士兵不禁后退了一步,态度变得恭敬了一些,“给苏侧妃请安。属下是奉天师府的天师之命,到此地寻找散发不详之气的污秽之物,还请苏侧妃通融一二,让我等进府搜寻。”

    “天师府?”苏苓面不改色,心中已是转了几转。天师府是独立于朝廷而存在的一个分支,钦天监便是出自天师府,每年的祭祀都是由天师府的天师主持的。皇帝对天师府向来推崇,民间老百姓更是对天师府的天师敬畏有加,深信不疑。

    所以虽然皇帝病倒了,天师府的权利依旧没有收到任何影响。

    只是在苏苓这个现代人看来,他们所谓的那些点石成金、通灵鬼神的做法,其实都是一种蒙骗百姓的把戏罢了。所以她并不像小玉和丘嬷嬷那样,一听到天师府的名头脸色就有些发白了。小玉还能站得住,丘嬷嬷已经对着天师双手合十朝拜起来。

    苏苓淡淡一笑,“这位是天师府的天师?不知如何称呼?”

    “鄙人姓林。”为首这位天师神情倨傲,颇为矜持地回答,半点礼数都没有。可是其他人却都习以为常,好像这样的态度才是对的一般,可见封建迷信的毒害。

    “林天师是吧?”苏苓的语气平淡,“不知你所说的污秽之物是什么东西?又凭什么认定就在我们府上呢?”

    听到这样的质疑,林天师冷笑一声,“无知妇孺,莫非你认为我在信口雌黄?!我的卦象绝对不会出错,污秽之物必定是出在你的府中,可能是一张纸,一个配件,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别看这东西不起眼,这可是导致皇上龙体欠安的根源。只有找到它并销毁,皇上的病情才有可能好转。”

    一跟皇上的病情牵扯上,便是苏苓有天大的理由都站不住脚。

    炎洛殊跟着点头,又是气焰嚣张的样子,“苏侧妃既然听清楚了,还不快让开?!”

    这副嘴脸,竟是一反昨日的样子,像是完全变了个一个人一样。苏苓淡淡地看着他,“六殿下莫不是有个孪生兄弟吧?”

    炎洛殊脸色一僵,嘴上却不肯认输,“胡言乱语,本殿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不肯承认么?

    苏苓看着她,神色从容,“昨日在千禧楼遇到故人,我还以为是六殿下,原来昨日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