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个时辰之后,炎夜麟按时辰过来陪苏苓一起用午膳。却见苏苓的院子里站着一干人,个个面色凝重,噤口不言。不由的生出几分紧张。

    “韶姑娘,皇妃何在?你们这是作何,怎么不进去?”炎夜麟快步走到韶月面前问她。在场的估计也只有韶月明白发生了什么。

    “殿下,皇妃近日研究凝血草颇有心得,她正在屋内研制解药。吩咐我等没有她的准许,不得入内,故在院中等候。”韶月故意在“解药”二字上加重了声音。无人发现,韶月轻轻扯了扯炎夜麟宽大的袖袍。

    凝血草?那不是!唉......苏苓心中怕是......众人在炎夜麟的质问中还未回过神来,炎夜麟却眼尖的发现屋内冒出了几缕白烟。一个闪身就到了门前,急声问,“你,你没事吧?我可以进去吗?”正当炎夜麟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苏苓打开了门。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不住的从她额头滚落。

    “成,成功......”苏苓话音未落,人已经倒了下去。还好一旁的炎夜麟及时接住了她,快步将她抱回了自己的院子。韶月见此状况,急忙地跟在后面。一番诊脉过后,韶月松了一口气,却还是紧皱着眉头,心事万千。

    炎夜麟见韶月不说话,心下极为不安。竟是伸了手,紧握在韶月小臂上,沉声说:“韶姑娘,请你直言,皇妃究竟如何?无论如何,本皇子不追究任何人,只请你将皇妃实况告知于我。”韶月吃痛,炎夜麟这才察觉不妥,松开了手。

    “皇妃并无大碍,只是凝血草的毒气经过皇妃独特手法处理,有几分被吸入皇妃体内。皇妃为炼制解药耗费了太多体力,两相叠加,这才晕倒。但并未伤及胎儿,殿下放心,韶月定会尽心竭力为皇妃调理,护她与胎儿无恙!”韶月也不知怎么了,语气夹杂着几分哭意。说罢便施了一礼,急匆匆走了。

    炎夜麟听说苏苓并无大碍,但还是吸入了几分毒气。也顾不上韶月的失态,回神拧了湿帕,细细地给苏苓擦去脸上汗珠。看着苏苓十分苍白的脸颊,炎夜麟表情冷了下来。握紧的拳头上像是能看见青筋。

    什么凝血之毒,若是伤了苓儿和孩子,他宁愿.......如此想着,握紧的拳头又紧了几分。

    这厢,韶月回到自己的院落。虽说已是夜幕四垂,但她却无心入睡。这次苏苓轻微中毒,即便不是自己加害于她,那她也脱不开干系。若是万一苏苓一个不小心,中了凝血草的毒,那后果简直不堪想象......自己与炎夜麟的关系,怕也是要坠入冰窖了。

    自己怎就那般匆忙的将凝血草拿去给苏苓看了呢?还故意说了那么多有的没的,引苏苓继续深究......若不是自己,苏苓是不是就不会有此灾祸?韶月如此想着,万分自责。竟是一整夜都未曾入眠。

    苏苓那日晕倒之后,被炎夜麟抱回自己房里静养调理。平时事事顺着苏苓的炎夜麟,这次竟然专制了起来。不准苏苓下床,一切事宜皆交给自己或者小玉、小桃来做。硬生生让苏苓卧床静养了七日有余。

    韶月也是日日来探望,次次诊脉。甚至亲自开了药房,看着小玉煎药,生怕有什么闪失。

    苏苓心里实在难受。

    一来,这炼制解药本就是自己选择的,韶月充其量也只是提供了线索,做不做还是在她自己;二来,炎夜麟这般专制,连自己的自由都限制在一张木板上。虽说一切都是为了苏苓着想,但她不觉得自己如此不堪一击。

    凝血之毒的解药已然炼制出来。但这炼制之法,是自己用苏窖酿酒的秘诀,再加上自己所知晓的岐黄之术结合才想到的。若是不足半月,便修养好了,难免引人怀疑,带来不便的麻烦。而且究竟能否完全解了凝血之毒,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于是苏苓也就顺着炎夜麟和韶月的意思,又在床上“静养”了十天左右,才过回了普通的日子。

    ?在床上呆了半月有余,苏苓实在憋闷。

    ??这日便差了小玉,二人乔装打扮一番,便赶了马车到村子里去。

    ??上次来村子里恰好碰上集会,热闹非凡。今日虽说少了几分人气,但好在村子里的人们朴实,大大小小的铺子日日都有人经营着。苏苓便和小玉慢慢逛了起来。

    ??苏苓怀胎也有月余,渐渐开始显怀了,也不敢徒步太长时间。于是主仆二人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