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师府,凉亭里。

    秦羽正支着额头目不转睛地看住眼前神色肃然,坐在凉亭里自弈却许久也不发一语的归云,印象中,每当他半天不语只专注做某件事的时候,他心里多半有心事。秦羽明智地选择了沉默,暗暗揣测他这般到底是因为什么,可思来想去,秦羽也想不通。

    “天尊,阿羽有一事不明。”秦羽眨着眼睛,目光微凝地看着归云。

    片刻,归云才有了反应,“你有什么不明白的?”

    “今日可是太后的生辰呢,天尊怎么不去贺寿呢?”要知以往每年太后的生辰,天尊都是必去的。怎的今年太后生辰,这天师府却这般安静。

    归云眉心微皱,手里拈着的一颗白玉棋子犹豫良久终于找到了落子的地方,“不着急,好戏还在后头。”

    秦羽不解,但念到归云说话总是玄妙的很,便也就释然了,粉唇微扬,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天尊我陪你下盘棋吧。”

    太后的生辰宴上,仍是在热闹的进行着,只是在那些贵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场可怕的洪流正肆虐而来。

    皇上由于身体不适,就先回了寝宫歇息,太子炎宫浩当着众人的面好一番叮咛嘱咐,并打算亲自护送皇上回宫,却被莫桐以生辰宴上不能没有主事的人为借口婉言留下了。

    这一幕落在别人眼里许是父慈子孝的感人画面,可炎夜麟分明看见了炎宫浩眼睛里闪过的一丝狠厉,同时心下也渐渐生疑,生辰宴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见苏珍与炎宫浩有什么动作,难道是他们之前的猜测有误?

    正这般念着,宴席间传来一个清脆女声,“这么热闹的时候,三殿下与三皇妃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呢?”

    说话的是苏珍,她话音一落,席间在坐着的众人纷纷将目光投来,说来也怪,要不是太子侧妃这句话,他们还真的没注意到他们。

    炎夜麟下意识攥紧苏苓的手,用掌心的温度安慰她不要害怕。

    太后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她心里对苏苓一向都没什么好感,再加上上一次,炎夜麟竟为了一个苏苓强行调动银翼营,从她的甄慈宫里强行抢走苏苓,这口气,她尚还憋在心里没有发泄,是以,她的语声略带着几分不悦,“听闻三皇妃身子欠佳,既然如此,不必在哀家这里勉强了。”

    坊间百姓喜爱八卦,这京城里的达官显贵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大多衣食无忧,整日里的任务便是找各种各样的乐子,这八卦,自然也是他们最为热爱的乐子之一。

    太后不喜欢三皇妃,炎夜麟又极是护着她,想起以前炎夜麟为苏苓做的种种,直觉告诉他们,今晚又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

    苏苓缓缓抽出炎夜麟的掌心,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太后的方向恭恭敬敬施了个礼,语声温婉道,“太后误会了,今日是您的生辰,我只是在想他们都有过人的才情取悦太后您,可我德才均是浅薄,要如何才能讨得太后您开心呢?若是有做的不当之处,还望太后大量,不予我计较,以免破坏这和乐融融的气氛。”

    苏苓话都说到这里了,太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略有几分嫌恶地将目光从苏苓身上移开,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她身边的炎夜麟,炎夜麟的脸色并不好看,更没有苏苓平和的心情。

    苏珍见此情形,嘴角掀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等过了今晚,看他们能猖狂到几时。一旁的炎宫浩面无表情,冷眼看着宴席间的众人热闹喧嚣着。

    皇帝寝宫。

    一众宫人簇拥着皇上下了龙撵,往寝宫里走着,夜色茫茫,众人竟没有察觉到皇上的不对劲。

    “皇上您慢着些,奴才已经宣了太医,估摸着很快就来。”身边的宫人一面好生扶着皇上,一面细声关切道。

    只是说话的这个声音听着有些陌生,皇上在龙榻上坐定后,抬眼看了看身边侍候的宫人,“你是哪个宫里的?朕怎么没有印象?”

    能在皇帝身边侍候的宫人一定是经过千挑万选方才选出来的,这忽的身边换了个人,皇帝自是有些诧异。

    那宫人弯腰施礼,漫声说道,“是太子殿下命奴才来照顾皇上您的。”

    头脑中意识有些混乱的皇上见他答的并无奇怪之处,又想着是炎宫浩安排,便也放下心来,“太医怎么还不来,朕的头怎么越来越疼了。”皇上半倚在龙榻上,略有些焦躁地揉着额头,脸色越发难堪。

    “皇上怎么了!”

    皇上话音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