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光幽幽,落了一地银辉。

    苏苓支着额头,睨着这一地清浅月色,思绪飘远。她渐渐想起了怀着身孕时候,与腹中孩儿的血脉相连,虽说身子常常不适,但一念到腹中孕育着一个小小生命,她的心就暖的几乎要融化。

    只可惜他们之间缘分尚浅,她竟没留住他,每每念起,心里不免隐隐作痛。

    “皇妃?”耳边响起小玉的轻唤声,苏苓蓦然回神,悄悄收回脑海里纷杂的思绪,“都收拾好了?”

    “恩恩。”小玉点点头,将手里端的茶水放在苏苓面前,又取了一件披风披在了苏苓身上,“夜里有些凉,您的身子才刚好些,莫要着凉了。”

    苏苓半敛着眉,若有所思,这几日她的身子在南儿的精心调理下,着实好了不少,但有时候她倒真的希望,她腹中的孩子还一直在,那样便是受些苦也不算什么。

    小玉看着苏苓微然叹息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担忧,这几日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家主子的变化,虽说在外人看来,她并无事,但她却不止一次地看见她这般落寞的神情,明日就要回天师府了,希望她能真的忘了那些痛吧。

    “对了,天尊何在?”收起了悲伤心绪的苏苓,就连说话语声也变得微凉。

    “用过膳就出去了,不知因为何事,南公子倒是在府上,需要将他请来么?”小玉善解人意地将南儿也一并解释了。

    苏苓执起素手,替自己倒了杯茶水,沉默片刻,道,“不用,既然天尊不在府上,就算了。”

    小玉听罢,紧抿着的唇瓣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反复几回,却也未吐一个字。

    “怎么了?”

    小玉抬眉,略有些不确定地看住苏苓,吞吞吐吐地道,“有一句话,小玉……小玉不知该不该说。”

    苏苓见她神色犹疑,却又有几分凝重的表情,也不由得变得肃然几分,“说吧,你我主仆这么久了,难道还不知道我的脾性?”

    苏苓这句话像是让小玉放下心来,在心里斟酌好了词句,小玉方才开口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小玉觉得天尊此人一定不简单,看起来还算和善,但他的眼睛里总有些太复杂的东西。”

    小玉说这话的时候半垂着头,并未察觉到自己的这番话对苏苓的影响,苏苓眉心微蹙,似乎想起了一些事,但当她想要深入的回想时,却又觉得费力,正是恍惚间,只听‘啪’的一声闷响,竟是苏苓打翻了自己手里的茶杯。

    “皇妃!”小玉一声惊呼,茶杯里的水洒了出来,流在苏苓的袖口间。

    苏苓骤然回神,几乎是下意识地取出了怀中的一方锦帕,连忙擦拭,心下暗暗恼恨自己竟走了神。

    小玉更是手忙脚乱的也掏出锦帕给苏苓擦拭,片刻,小玉瞪大了眸子,盯住苏苓手里的锦帕,有些不敢置信地道,“皇妃,您的锦帕怎么?”

    苏苓闻言,又看了看手里的锦帕,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这锦帕已然变了模样,原本洁白似锦的锦帕此刻已然变成了浅墨色。而那支绽放的鲜红的梅花,也渐渐褪去了颜色。

    “这是我来时路过,看着好看就买下的。”

    “若我不在了,有这锦帕在你身边,就好像我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生保管它。”

    炎夜麟那日在天师府的话仿佛还历历在目,她当时只当他是送了一个礼物给自己,却不想这礼物却暗藏玄机。

    攥着那变了色的锦帕片刻,苏苓忽的念起了什么,小心翼翼地端量着那方锦帕,方才发现,那薄薄的云锦里有一张薄如蝉翼的东西,茶水沁湿了云锦,隐约可瞧见一些字。

    “怎么会这样?”小玉见苏苓的反应有些异常,微皱着眉头问道。

    心头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苏苓缓缓吐口道,“这该是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这锦帕绝不是炎夜麟一时兴起在街市上买来送给她的,而是特意将这锦帕交给她,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藏着的东西便是炎宫浩等人一直想从炎夜麟手里得到的兵符。

    再念起先前炎夜麟将这块锦帕交于自己的时候,苏苓更是肯定炎夜麟是故意的,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那他又是什么打算呢?

    次日。

    苏苓一早就起了榻,刚梳妆好,南儿便端着一碗汤药过来了,“天女的身子基本已经无恙了,这最后一碗汤药,天女便也喝了吧。”

    苏苓微笑起身,来到案前,这些日子她对这个南儿的小大夫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