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苓站在天璃国的领土上,兴奋地吮吸着这属于异国的空气,第一次踏入天璃国的苏苓对天璃国的第一感觉便是这里的天气与东胜国比起来简直要好太多了,这里比东胜国夏日的酷热凉爽许多,听炎夜麟说,这里四季如春,温暖湿润。

    苏苓细细想了想,这大概就像是中国的南方罢,四季如春,温暖湿润,这对不喜太热又不喜太冷的苏苓来说倒是个好消息。

    相较于苏苓的满心好奇,炎夜麟再次踏入天璃,显得十分淡定,牵着马来回转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苏苓无心搭理,只忙着好好感觉这四季如春的温暖了。

    末了,等她回过神来,只见炎夜麟手里拿着一只开的正灿烂的花走了过来,花瓣是白色,细细观看下,花心处隐约藏着些许粉色,像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含羞待放。

    苏苓还没瞧够,炎夜麟便抬手将那朵花斜插在她的发间,苏苓眨眨眼睛,不禁疑惑道,“这是什么花,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可是细细想想,这种花她在东胜国并没有见过啊。

    “这是天璃国的国花,象征着圣洁与高贵,也有许多男子将这花送给爱慕的女子以表心意,所以苓儿明白我的意思了?”

    听他这么一说,苏苓旋即了然,怪不得她瞧着这花有些眼熟,原来这就是天璃国国花,她还记得当初扮作面具人的炎夜麟身上所佩戴的环配上便是刻着这杜鸢花的样式,当时他告诉她这是天璃国国花。

    “你的环配呢?”苏苓盯着他,冷不丁开口道。

    炎夜麟一愣,旋即想到她话里的意思,便从怀中掏出一块月牙形玉佩,赫然正是那日她曾见过的环配。

    “你记性真好,竟然还记得这个。”

    上次他是面具人并不是炎夜麟,她即使想多看看,多问问也觉得不妥,但如今站在自己眼前的是炎夜麟,苏苓索性将那玉佩拿住好好端量一番,玉体通透,手感莹润,是块难得的美玉,且它的形状不像是后天雕刻,更像是天然形成,越发叫人觉得这玉弥足珍贵。

    “那时候不能与你相认,如今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这快玉佩便就送给你吧,刻着杜鸢花的玉佩本就是要送给心爱的女子。”说这话时候的炎夜麟格外温柔,深深的目光仿佛要将苏苓融化。

    “这块玉应该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吧?”端量半天,苏苓却是幽幽开口反问道。

    炎夜麟微扬起唇角,眸子里的光泽却暗了些许,“这块玉是我舅舅送给我的。”

    “你的舅舅……”苏苓喃喃低语着,忽的眸子一亮,“你的舅舅想来就是天璃国的皇上咯?”

    炎夜麟的母妃是天璃国皇上的亲胞妹,能让他称作舅舅的,想必也只有他一人了吧。

    炎夜麟点点头,遮住眼底一抹异色,对她道,“前面便是崇明楼,暮寒估计已经等不及咱们了,汇合之后,你想玩什么我再陪你可好?”

    苏苓一愣,晃了晃手中玉佩,“那这玉佩?”

    “方才不是说了送你么?”

    “真的?”

    “当然,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咯,以后不准后悔了再问我要。”

    某人一脸黑线,“再敢说这种话,小心我惩罚你哟。”

    崇明楼,一家位于天璃与东胜交界的天璃境地,是方圆几十里唯一一家大客栈,条件不错,物料供应齐全,自然价格也不错,所以在这里住店的基本都是天璃与东胜非富即贵之人。

    炎夜麟与苏苓来到崇明楼时,店里掌柜直接将二人引向了二楼一间雅间,苏苓四下打量着这家酒楼的陈设,倒是算的上高大上,即便与京城的酒楼相比也毫不逊色。

    只是让苏苓觉得特别的是这家酒楼掌柜竟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身段妖娆,身上薄薄的纱衣随着她娉婷行走间,上下翻飞,淡淡胭脂味儿叫人也不反感,加上她说话声音细声婉约,不似东胜国女子的故作温柔,她的风情倒像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女人之间的感觉总是敏感,比如苏苓在多看那女掌柜几眼的同时,也察觉到那女掌柜也在暗暗打量自己,苏苓并无在意。少顷,女掌柜在二楼一间房间下停住,偏头对苏苓与炎夜麟道,“二位客官请。”

    房间没有让苏苓失望,这大概是他们一路南下住过的最好的酒楼了,女掌柜又交代了一些事宜,炎夜麟给了些赏钱后,那女掌柜便就离开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毒药苦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药苦口并收藏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