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飘天文学网 www.piaotian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卡洛斯疑惑,没听懂雄虫的无辜两个字是指的什么,只是出声提醒道:“他们是装的。”

    他当然知道是装的啊,都直挺挺的在他面前倒下去了副翅却还在晃悠,他不明白的是那些虫为什么要装。

    先不说这么碰瓷他会不会认,就算真要碰瓷,也得是在被联盟法制管理的地区吧?

    在这前没有管理局后没有控告院的地方,他就算把他们捏死在这也没虫管啊,更何况他们还是群行不正的星盗,捏死算为民除害了有没有?

    星盗船长心很慌,一道强大的精神力游走在他身上巡视着,让他不由屏住了呼吸,强撑着没乱了心跳。

    那雌虫的声音一直在他脑海里回荡,连带着那平静如死水的语调也在一遍遍循环。不会错的,是那只虫……

    在记忆深处的一次星盗聚会上,那只雌虫曾抱着只小型异兽端坐主席之上,一双比虫洞来得还要幽暗的眸子却在看着怀里的异兽时带着几分微不可见的柔意。

    星盗的宴会本就是各自攀比以示实力,乱糟糟的宴会厅里有虫提了句,那位抱着的异兽倒比他费下大力捕来的雄性兽奴的原型还要来得勾虫。众虫心道不明的笑了,那虫就在众虫笑声中直直倒了下去。那虫倒下去后脸上还带着污色的笑,身上要紧处开着数个碗口大的洞。

    在安静得只剩下狂躁音乐的宴会厅里,众虫听到了金属轻触的声音,顺着声源看向主坐,就见那位放下枪不冷不热的抬眸看过来,他说:“糯米团胆子小,可听不得这种吵闹的声音,关了吧。”

    音乐戛然而止,所有的谈闹也不复存在,所有虫都知道他要关的不只是音乐。但没一只虫敢开口,哪怕那位端着星盗们最看不惯的架子,傲慢无礼。

    接下来一个月内,联盟境内的星盗直接少了三成。没虫知是谁做的,没虫知道他们去哪了,消失得没有一丝痕迹可寻。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参与过那次宴会,都和那天被那位解决的那只虫亲密谈笑过。

    每天都有星盗覆没,死亡并不可怕,消失得那么诡异才最让虫惊惧。那时他还只是个刚刚混出点势力的星盗船长,听到消息后,猛然想起以前的一个传言,据说那位曾为了只小兽深入联盟边境驻军区,一只虫,弄没了联盟三支舰队。

    船长相信了,在那天的宴会上,他就看到那虫蒙着怀中小兽的眼睛,用消音.枪把一只高级雌虫打成了血.窟窿。

    而此时,那强大的精神力就在他的身体上空巡视,船长心里一阵阵的发慌。

    他已经躺在地上,露出虫甲最薄弱的腹部。这不是个很正规的降服姿势,更像是宠物在对主虫卖乖,他故意用这种方式让对方知道他的服从,原谅他刚刚的无礼挑衅。

    终于,笼罩在他身上的那道强大的精神威压猛地一滞,随即如潮水般退了去。死里逃生,大大舒了口气候,星盗船长这才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僵硬得不像样了。

    伊洛没再理会倒地的“死虫”们,快步往最近的一艘商船走去,他需要赶快弄到飞船的能源。

    刚刚那一瞬他居然感觉到了附近某处空间被撕裂?

    混蛋!撕裂空间创建虫洞,这至少得是S级!这种地方怎么会有S级虫?

    他还感知到了方位,在一艘停在角落的商船里,不过是离开这里的单向传送。

    卡洛斯也感应到了,但他的精神强度不如伊洛,没能找出具体方位也不知道是传送走还是传送过来。

    他行动快于思考的钻进了机械虫的身体里,与伊洛的精神丝一起缩在控制中枢里,随后雪也从飞船里飘了出来。

    伊洛正和这商船的船长谈着价钱,一回神就发现自己身侧蹲着两只精神团子。

    总觉得两只精神团子都在睁着虚拟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

    伊洛分出两缕精神丝分别抚过两只团子头顶,精神丝传去他的意志:“别怕,没事。”

    雪悄悄的退了一分,却没能躲过伊洛的精神丝,悄悄的瞥了眼身旁的卡洛斯。

    和卡洛斯一起被被雄主的精神丝触碰,有种……很羞耻的感觉。

    卡洛斯沉默的被伊洛摸了个遍,在伊洛准备收回精神丝的时候突然问:“我们在星焰的吞噬下重生,是否也是一种撕裂空间?”

    “唔,或许吧。”伊洛随口应着,控制着机械虫从商家的储物器里接收过能源,同时一笔不菲的星际币划到了对方的账户。

    星网和联盟钱币素来是共通的,这些本是他从零级新手一战升到天枢第五名得到的系统奖励,那次存着戏耍的心思给了卡洛斯一枪爆头,倒是莫名的得到了笔抚恤金。

    “不对,”卡洛斯握住伊洛准备撤回的精神丝,道:“不只是撕裂空间,连时间都变了。构建空间虫洞至少得S级虫才能办到,那同时改变空间和时间……”

    卡洛斯顿了顿,似乎长吸了口气,缓缓道:“雄主,我一直不知道您的等级。”

章节目录

虫族之为民除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七果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果茶并收藏虫族之为民除害最新章节